纯电动汽车的充电之忧

2019-08-15 18:07:51 来源: 大港信息港

  近日,北京市发改委出台了电动充电服务费上限收费标准,根据标准,自2015年6月1日起至2020年1月1日前,每千瓦时收费上限标准为当日北京市92号汽油每升零售价的15%;2020年1月1日起,充电服务收费实行市场调节价。

  消息一出便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有业内人士认为这项政策的出台将与新能源车的普及直接挂钩,在纯电动汽车普及尚存障碍的时候,可能会降低消费者对于纯电动车的购买热情。

  在纯电动汽车的发展过程中,充电问题一直都是消费者的一个 后顾之忧 。对于居住于城市之中的电动汽车消费者而言,建立一个私有的充电桩并非易事。首先,停车难早已成为城市发展中的一大难题,2014年,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超过500万辆,但只有不到50%的汽车有固定停车位,停车尚且困难,建立私人充电桩更是。其次,充电桩在全功率使用时功耗十分惊人,大多数小区电很难承受大量电动汽车同时充电,这也是很多小区拒绝私人安装充电桩的主要理由。

  所以,在目前私人充电桩的全面普及还存在难度的时候,电动汽车的普及必须依仗建立大量公共充电桩,公共充电桩的普及程度将直接影响着消费者购买纯电动车的热情。

  然而,在纯电动的普及推广还存在不少困难的时候,充电服务企业在投入充电桩建设时也有所顾忌。数据显示,北京市目前共有充电站225座,合计充电桩1700多个,其中,70%是由政府连同国家电先行投入建设。但这些已建成的充电站普遍存在盈利难的问题。了解到,国家电已建成的400余座充电站几乎全线亏损,缺乏盈利机制是重要原因。

  有业内人士认为,充电服务收费政策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吸引社会资本进入充电服务市场,从长远看,服务供给的增加也将有利于充电服务市场的均衡,从而推动的普及推广。

  充电站之忧,既有消费者对充电不便的担心,也有充电服务企业对生存盈利的顾虑。在纯电动汽车发展的过程中,这样的 忧 不可避免。推行收取充电服务费并非坏事,有了透明的充电服务费价格,消费者可以对电动车的使用成本有一个基本的心理预期,从而作出消费决定;对于充电服务企业,则可以刺激其投入充电站建设。只是希望在收取充电服务费后,充电站能真正将充电服务提升上去,让电动汽车的消费者不再有后顾之忧。

郑州教育综合F轮企业
2006年济南旅游种子轮企业
搜罗50位匠人、把农场搬上餐桌这种重整小吃新玩法野心够大!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