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燕归来细雨中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6:07:57 来源: 大港信息港

双燕归来细雨中        (一)      烟尘滚滚,黄沙漫漫,马蹄声声。    一匹白马载着一名白袍小将绝尘而来。    前面的树林里忽然冲出一队人马,呈扇形包抄过来。      刀光剑影,人吼马嘶,血肉横飞,天昏地暗……      艰难杀出重围后,他的白袍上面沾上了斑斑血迹,宛若雪地里盛开的梅花。    筋疲力尽,人困马乏,可他不能停留;他必须在镇南王妃生辰这天赶到大理。    他拼命打马,可是白马终于支持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他被掀了下来。      躺在地上的他,泪水模糊了双眼。他很少哭泣,就连小时候受了委屈也未曾哭过,做了将军之后更是豪气干云,笑傲群雄;可如今,英雄末路,虎落平阳。他痛恨奸臣当道,主上昏庸;但他更痛心她的负心。    他忘不了和她花前月下,竹林塘边,吟诗作对,舞剑吹箫,鸳鸯戏水,蝴蝶双飞……    可这一切转瞬即逝。他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弃自己而投向端王的怀抱;而沿途截杀的恰恰就是端王的人马。    他实在是疲倦极了,想着想着竟然沉沉睡去。      朦胧中,忽觉脸上热乎乎的,他一惊而起,原来是白马正在舔舐他的脸,身边放着食物和水。他知道这是通人性的白马从厮杀过的地方叼来的。他一把抱住马首,将脸紧紧地贴在上面。      两只鸽子一南一北翩翩而来,落在了他的左右肩膀上。他取下左边鸽子脚上的丝帛。“妾非背叛,实为救你。今已被骗,无颜面君。虽赴黄泉,难洗耻辱。”他双眼噙泪,大叫一声,此时的他已下定了决心。    他取下右边鸽子脚上的丝帛,一看大吃一惊。他撕下一块袍袖,匆匆写了几个字,拴好,一扬手,那只鸽子便向南飞去了。      马不停蹄,日夜兼程。不知换了多少匹马,也不知穿越了多少山水,他终于在镇南王妃生辰的晚上到达了大理。      到处张灯结彩,四面戒备森严。他转到后花园,挠钩扔出,攀墙而过。他“啪,啪,啪”拍出三掌,花丛中也传来了三记掌声,不很响亮,却异常清晰。    灯火通明,笙歌阵阵。锣鼓声中,城隍爷率一队人马前来贺寿。人马所到之处,立即把守住四门及要害,将一座镇南王府围了个水泄不通。    随着城隍爷洪亮的声音,礼炮齐鸣,震耳欲聋;焰火升腾,缤纷五彩;鼓乐齐奏,百鸟朝凤。人们欢呼雀跃,热闹纷呈。    众星捧月之下,团花簇拥之中,镇南王妃缓缓登场。看到那清丽不可方物的芙蓉面,他不禁心中一荡,但随即就恢复如初。    一曲《霓裳羽衣舞》之后,城隍爷献上了祝寿酒。“多谢王叔前来相贺!”王妃微笑着举起了酒杯。      忽然,眼前人影一晃,一个锦衣少年抢过酒杯,一饮而尽。“王爷赐酒,必是佳酿,小将斗胆,拼死一尝!”    “大胆……”众将正要抢上,城隍爷一挥手,霎时鸦雀无声。只见那小将手指王爷,脸露微笑,左摇右晃,欲倒不倒,宛若在打醉八仙一样。    “你——”惊呼声中,王妃认出了他——在西夏救过自己和王爷又和王爷结拜的将军。“你又何苦呢!”王妃泪流满面,“叔叔,你煞费苦心,害死王爷,想谋权篡位,连我等妇人也不放过。贱妾无时不想追随王爷于地下,只是时辰未到,今日正是良辰。小蝶,呈上酒来!”    那小蝶捧上一盛满通红液体的杯子,王妃举起酒杯道:“叔叔,我死之后,求你放过府里一干人等,尤其要救活他的命!要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哈哈哈哈——喝了我的‘三日九不换’毒酒,便有九条命,也活不过三日。你想自行了断,可没那么容易。左右,给我拿下!”    众人呼喝声中,忽见那打醉八仙的小将身子一晃,夹手夺过王妃手里的酒杯,又是一饮而尽。众人举刀砍去,那小将却“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哈哈哈哈,本想让你多活三天,好交出镇南王的兵符,今日来看,倒是不用了。你连人带兵符一起嫁给我,不就可以了吗?哈哈哈哈,来人,请王妃更衣,今夜就成亲!”    “你杀了我吧,我是不会从你的。”王妃平静地说。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感到一阵燥热。慢慢睁开眼来,大堂上已空无一人,只有那灯火还依旧亮着。他动了动身子,发现身体依旧灵活,除了心中的燥热外。于是,他蹑手蹑脚往里走去。    避开哨兵,躲开门卫。他在镇南王府的书房后窗下停了下来,他看到了城隍爷正在自饮自酌,他伸手去拔宝剑,可他的手很快就停了下来。既然侥幸未死,就应当保护好王妃;此刻若有半点轻举妄动,就极有可能置王妃于死地。报仇不在一时,救人却在片刻。      王妃卧内,小蝶陪着王妃在流泪。“你又何苦呢!唉,是我害了你!”王妃幽幽地叹了口气。“能为我而死的人,我今生嫁不了你,来世一定要做你的新娘!”“小蝶,你可知道,你端给我的酒里,我放了什么?”    “放了什么?”小蝶哭着问。    “我放了鹤顶红!”    “啊!”小蝶大惊道,“娘娘,你怎么舍得丢下我们自己走呢?到那边谁伺候你呢?”      正在此时,忽听外面“扑通”“扑通”两声轻响,紧接着,门轻轻推开,一人闪了进来。    “将军,你,你没死!你怎么能没有死呢?两种毒酒混在一起呀”    “你——”    “嘘!”他把手放在嘴上道,“别出声,可能是以毒攻毒吧,阎王爷不收我。找到你,我就放心了!我先去书房杀了城隍爷,再回来接你俩走!”    “不,将军!”王妃含泪道,“你没死,我就很高兴了。我们又何必去灭了他呢!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帮我把兵符交给主上,我们再也不参与这些是非纷争了。”    看到王妃含着泪水的善良的目光,他的心软了。      西子湖畔,杨柳飘飘,油纸伞下,他和此时已不是王妃的她牵手漫步在断桥之上,指点苏堤,眺望保俶。    一阵春雨打在伞上,抬头处,双燕归来细雨中。      (二)    西子湖畔,水秀景明,花伞似蝶,游人如织。    他和她牵着手在断桥上正指指点点,谈笑着水漫金山的浪漫,突然一个黑衣大汉挤到她的跟前,就见那大汉手一扬,一柄闪着寒光的匕首突地向她胸口插去......    说时迟,那时快,不及细想,无暇多虑,他本能地右手往后一带,身子往前一个侧扑,同时左掌拍出,就听“砰”的一声巨响,那人横着飞了出去,紧接着“扑通”一声落入湖中。    左手还被他紧紧的握着,身子却在他的身后,惊魂未定的她忽然觉得他的身子在往下沉。她抵住他的身子,转过头来一看,顿时吓得脸色惨白——那柄匕首正插在他的胸口上,直没至柄,鲜血正顺着他的白衣往下淌。    “哥哥——”她大叫一声,感觉浑身冰凉,豆大的汗珠伴着泪水从脸上滚落下来……    听到她尖利的声音,他睁开了眼睛,笑了笑:“不妨......事的,要......要不了......我的命......”说着用手点了伤口周围的穴道,“你......你不要怕,找一个......僻静地方,拔......拔了......匕首,敷上......金......疮药......”说罢,昏了过去。      “娘娘,娘娘!”她正惊慌失措,忽然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小蝶,你怎么来了?”“娘娘,先不要问,快跟我走。”小蝶说着招了招手,两个仆从打扮的人上前架起了他迅速走去。      一切都是那么顺利,郎中给他灌了麻药,取出匕首,包扎好。她守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沉沉的睡去。      小蝶炖了一只老母鸡,可她一点食欲都没有,看着他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泪水再次涌了出来。她无暇询问小蝶怎么来到了杭州,她的一颗心全在他身上。    第二天晚上,他醒了。她喂他喝了一碗鸡汤,他很饿,吃了大半只鸡;她也高兴地喝了半碗鸡汤,吃了一点肉。    他让她去休息,她不肯;他要和她说话,她不同意。她让他安静地躺在床上,她要看着他睡。他很甜蜜的闭上了眼睛;她微笑着看着他渐渐有了红晕的脸,爱怜横生。    接过小蝶端来的茶,喝了两口,感到有些困意,便趴在他的身上进入了梦乡。      她颤颤悠悠地被大红花轿抬到了他的府上,正要拜堂,忽听一声娇叱“慢着”。她大吃一惊,顾不得害羞,揭开红盖头,只见一个怒目横眉的女子,手中长剑指着自己。“我倒要看看是什么狐媚敢抢夺我家官人!”    她一下子从梦中惊醒,睁开眼睛,却发现床上的他不见了,红红的烛光下,一个杏眼桃腮的女子正斜眼看着自己。“你是谁?我哥哥呢?”    “哥哥?哼!你的美梦做的不错吧!”那女子轻蔑的地道:“你就是什么镇南王的王妃吧,你害死了王爷,又来害我家官人!今天我不杀你,我要把你交给你们大理国的城隍爷处理!    “哈哈哈哈!”话音未落,门帘一挑,一人大踏步而来,“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王妃,跟我回去做个皇妃,岂不强似跟着那小子东奔西逃要强得多么?兵符呢?”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只求你一件事:他受了伤,请你放过他吧!”    “这个不劳皇妃挂牵!自有我们处理!”门外洪亮的声音传来,一个锦衣纨绔满脸虬髯的人走进屋里,搂住了那女子。      什么都明白了,她大喊:“小蝶!”,小蝶从里面走了出来,“娘娘,对不起,我没办法!”,说着跪在地上一个劲儿地磕头。“起来吧,我不怪你!”她扶起小蝶,小蝶抽抽噎噎的出去了。      他们都走了,屋里静得有些吓人,她却一点也不害怕;想到可以和王爷相聚了,本应高兴;可心里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她实在放心不下他。    忽然隔壁传来来了清晰的声音,她的心怦怦直跳。“官人,端王说了,只要你肯归顺,他做了皇上,就会把端王的位子给你,我就可以做你的王妃啦。”    “我们成亲有些年了,你还是不了解我呀!当初为你,我万念俱灰。要不是前去救人,恐怕你我早已阴阳两隔了。辜负背离,非比其它错误尚可谅解。假若我们再在一起,日后难免会思及此事,那时反而难堪!爱人之间犹如眼睛,容不得半粒沙子。破镜即使重圆,也难以恢复原状了。覆水难收,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只盼你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放了她吧!”      “是他”!她心中狂跳不已,正要喊叫,只听那女子说道:“哼,我们多年的夫妻之情竟然抵不了那狐媚这些天的迷惑,我这就杀了她,看你还念念不忘那妖精!”    “扑通”一声,她知道是他跪倒在地。“一命抵一命,杀了我,放了她!”“哼哼!想得美!你们两个都要杀!”    “能和他死在一起,今生也不冤在这世上走一遭了。”她正想着,忽听他道:“人间一起笑傲江湖,阴世纵弹高山流水,想不到我能和心爱之人共赴黄泉,老天爷实在待我不薄!哈哈哈哈!”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她的心中忽然浮起了小时候听母亲常说的这句话,心里甜甜地。忽听那屋子的门“砰”的一声响和那女子尖厉的叫声。紧接着“乒乒乓乓”一阵刀剑撞击声中夹杂着那女子的呵叱声,“你杀了他,我跟你拼命!”    她心下大急,跑到门边拽门,却发现门被锁上了。她急得高声大喊,却听得一个很粗的声音道:“那女人是城隍爷将来的的皇妃,她还有兵符没有交出,是万万不能杀的。而将军知道太多端王的秘密,端王吩咐不能让他活过今夜的!你敢背叛端王吗?”    “端王敢骗我,我先杀你,再杀端王!”那女子的声音在愈加激烈的刀剑声中更加清晰。    她拼命的拍门,那门却“哗啦“一声开了,城隍爷像一座铁塔挡在了门口,后面跟着小蝶。    “你让开!”她大声喊道。城隍爷却一步迈进了屋里,“小美人,他死了,跟我回去拜堂吧!”说着伸手向她脸上摸去。    她退后几步,正待自卫,忽见小蝶从后面一下子抱住了城隍爷的腿,“娘娘快跑——”    “你放开!”城隍爷大怒,却怎么也甩不掉小蝶。    “娘娘快跑——”小蝶紧紧地抱着不松手,城隍爷拔出刀来,向后乱砍,小蝶的头被劈为两半,但两手仍然紧紧的不肯松开。    “小蝶——”她大叫着向城隍爷撞去,城隍爷扔下刀,伸开双臂向她抱来。      眼看着她就要投向城隍爷的怀抱,却听“扑哧”一声轻响,一柄利剑从后面直插入城隍爷的后心之中。一个黑衣人道:“快跟我走!我是将军派到王府保护你的,前些日子的信就是我送给将军的,将军来王府也是我接应的。”“可是,将军他——”“都怪我,来晚了,你先跟我走,一会儿我再来收将军遗体。”    “不,他死了,我也不会苟且偷生,我要和他死在一起!”她拼命地冲向隔壁。      一切都已经晚了,三具尸体躺在地上,满地是血。    她扑向他的身体,拼命地摇晃,大声的喊他,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哥哥,我来了!”她也不哭,捡起地下的剑,向自己的脖子抹去。    那黑衣人在她后背一戳,她倒在地上。黑衣人扛起她消失在黑夜里。      第二年的春天,大明湖畔的北极庙里,她在拜祭。一个道姑递给她一张写了偈语的黄纸。那上面只有一行字:大明湖畔,趵突泉边,故居在垂柳深处。    她不甚明白,但觉得那道姑有些面熟,想要问她时,那道姑却不见了。她按图索骥,于是,她看到了她一年未找到的黑衣人。于是她看到了做梦也没想到会再见到的他。    他告诉她,黑衣人救活了自己和妻子,妻子出了家;自己养好伤后和黑衣人从大理到西湖,找了她一年,准备清明节回乡祭祀完祖后再找。    她告诉他,她好后悔没早一点和他成亲,只因为心中还残存着王爷的影子,他就成了她永远的遗憾;她要找到黑衣人,找到他的坟墓,然后从他于地下。一年未果,她只好先来他的家乡祭拜他的先人,然后再觅。      杨柳依依,细雨蒙蒙。桃花朵朵,燕子翩翩。    新婚后的他和她依偎着在大明湖畔的春雨中幸福地走着。      这正是:天南地北双飞客,双燕归来细雨中。                     共 547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射精疼痛的中医治疗药方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病患者到底遗传不遗传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