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村长轶事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02:39 来源: 大港信息港

●  今天要说的这个事儿呢,离现在不是很远。家里有老人的可以回去问问,在春秋战国时期啊…呵呵,扯远了。  (上部)  (一)苟村长其人:  苟村长大名苟不理,据说是为了小时候好养而起了这名字。  苟村长家三代贫农,政治面貌一清二白。27岁那年,苟村长还不是村长的时候,见义勇为救了一名落水女青年。事后女方家长为了感恩便把女儿的终生托付给了他,说他既能赴汤也一定会蹈火,令人放心。  据知情人透露,苟不理在舍已为人的当儿上下其手乘机大吃人家姑娘豆腐,姑娘家人较封建才成就了这好事,也造就了一段佳话。后来苟不理便凭着三代贫农身份借着见义勇为事迹当上了村长,名利权色四丰收。乐得他老爹娘在祖宗坟前烧了好多捆纸。  苟不理斗大的字不识两筐,更不会写字。自从当上了村长,经常有大队小队的这文件那审请需要批示。苟村长便奋发图强悬梁刺股练习写字,他专攻五个字:“苟不理,同意。”凡是有需要批条或签字的,一概“苟不理同意。”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五个字还真的被他练出了境界,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惊喜。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  (二)苟村长进城:  五一节前夕,苟村长收到县委公涵,邀请他参加今年的全县劳模大会。苟村长捧着公文激动地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没几个字认识。但是上面“苟不理”三个字是错不了的。还有下面那一块鲜红浑圆的印章图案他是再熟悉不过了,与村委会的差不多。  激动得一夜未眠,第二天苟村长带着老婆兴冲冲进了城。进城后,苟村长先拉着老婆找了家理发店。这头上的千丝万缕可关乎着人民公仆的光辉形象。苟村长咬咬牙花了150元剪了个时髦的发型一一中间留着一坨,两边各留一排,后面乌龙摆尾。这是他从电视里看到过的,城里人就流行这个。然后他又买了条大红领带狗舌头般有气无力地挂在胸前,顿时感到身价倍增,连走路也好像沉稳有力起来。。  自己包装了,可不能亏了夫人。苟村长又拉着老婆走大街串小巷挑地摊上的花俏衣服买,又廉价又好看。这村长媳妇本来就长得不赖,高挑漂亮虎眉豹眼方面大耳,如果长了胡子跟李逵似的…  4月底的天气,日头火火的晒。苟村长买了瓶农夫山泉。喝了几十年来的井水,今儿个开开洋荤尝尝这山泉什么味。拧开瓶盖喝了一口,苟村长愤愤地破口大骂:“呸!假的!什么农夫山泉,娘的全部兑的是水。”骂完还得喝,喝一口骂一声,骂一声喝一口,一瓶山泉被骂进了肚子里。  逛了大半天,天色已晚。苟村长拉着老婆找县委。他当村长20年了还没见识过县委是什么样儿。  迎面走来一女郎,手捂胸口。苟村长上前问路,女郎抬手一指说:呶,那高楼就是。说完又捂住了胸口。敢情这姑娘穿着低胸装,在苟不理这乡巴佬面前还不好意思。望着女郎远去的背影,苟村长不平地唠叨着:“穿低胸装还用手挡着不让人看,城里人真是太没公德心了……”  ●  三,苟村长住宿  终于找到了县委,苟村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战战兢兢向工作人员出示了公涵,工作人员热情地把他安排进招待所的集体宿舍。  看着满屋的大老爷们,苟村长可不干了:这么多人,我和媳妇怎么睡?咱共产可不能共妻呀!  吵闹间,正好县长过来巡视。一听说县长来了,苟村长像是失散的孩子见到了娘亲,他拉着县长就差没下跪,“县长大人你得给我做主哇,这集体宿舍这么多人我和媳妇怎么住哇?”  县长皱着眉头说“县委规定住集体宿舍,开会不能带家属,你这同志怎么能违反原则?”  苟村长急了,气急败坏地拿出公涵递给县长,理直气壮地嚷嚷:“我没违反原则,明明是这上面写着要带家属一起来的,你看你看!”说着用手指着公涵上的一行字。  县长疑惑地凑过来一看,顿时气绝哭笑不得,那一行字赫然是:“日用品请自带。”  县长怒目凝视着苟村长许久,深沉地说“苟不理同志,你很有内涵嘛!请问你这发型花了多少钱?”  苟村长一听,县长这是夸我呢!连忙胸脯一挺:“报告县长,花了150元!”  县长点点头,很像是赞许地说:“嗯,不错!花了一百五的钱,整了个二百五的头,值得值得!”  为解燃眉之急,县长还是批示让苟村长夫妻暂时住进了夫妻套房。在县委食堂用过晚餐,夫妻俩像开房似的紧张小心地进了房间。哇!雪白的墙壁,宽大的双人床,鲜红的床单,三十英寸的大彩电…两个人又新鲜又刺激,跳上了席梦思弹来弹去,苟村长眼馋地看着媳妇晃动的胸脯,感到无比的兴奋……于是,窗外的人都有幸听到了苟村长高亢的歌声:“呀拉嗦!这就是青藏高原……”  ●  四,苟村长演讲:  第二天,会议正式召开,苟村长随着众代表进了会场。先是听取数不清的书记县长各部门的头脑们歌功颂德作报告。苟村长没文化,听得昏昏欲睡,胸前狗舌般的红领带也随着他头颅的晃动而伸缩。恰好这熊样被县长看到了,县长本就对他没好印象,就想乘机出他洋相。咳了两声,县长拉过话筒大声说:“下面让我们来听听农村基层代表的建议与心声,有请苟不理同志上台……”    猛然听到县长点自己大名,苟村长一个激棱惊醒了。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领导们期待的目光,又听到稀稀拉拉的掌声。他站起来鬼使神差地走上主席台。平时在村民大会上苟村长也经常演讲,可今天这大场面还是次经历,他感到口干舌燥头皮发麻,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人群,看着身边的大领导们,苟村长腿肚子直打颤。他哆嗦着接过话筒,清了清嗓子嚎啕似的说:  “各位大干部大领导,书记县长,副书记副县长,局长股长所长村长,七姨三婶大伯二叔父老乡亲们,大家好!  “我姓苟,一丝不挂的苟……”  台下顿时一片凌乱,啥叫一丝不挂的狗啊?呵呵,太激动了,把一丝不苟说成了一丝不挂!  听到下面哄叫,苟村长反而不紧张了,敢情这劳模大会也跟村民大会差不多,大家都爱插荤打科。于是他调动所有思维搜索所知的知识继续演讲:  “我来自农村,现在的农村形势是一片大好啊!大大的好!  “我们努力背诵毛主席语录,派专人扛着邓小平理论的大旗子游行,坚决拥护江书记选出来的三个代表……”  台下掌声雷动,喝倒彩声一片。苟村长更来劲了,抹了抹嘴角的白沫继续演讲:  “我们农村啊,老人那叫一个牛,小孩那叫一个酷。  “就拿苟烧包他爷爷来说吧,九十高龄的老爷子了。那天我上门慰问,推开门,吆喝!老爷子鹤发童颜精神焕发,正盘腿坐在床上,手上捧着一本《水浒传》美滋滋地看着…  “我们街坊有个小孩,会好多外语,什么日本语月本语,澳大利亚语奥小利亚语……反正跟八国联军对着骂街他能不重样。  “我的二侄子,小伙子长得帅呆了,把脸遮起来长得像演员似的……”  苟村长越说越带劲,嗓子发哑。顺手端起面前谁的茶杯一饮而尽。服务员上来倒水,发现水瓶空了,对着苟村长说了声不好意思。苟村长激动而大义凛然地说:“不用管我,把一杯水留给同志们吧!把那瓶橙子汁给我就行了。”  台下又是一阵哄笑。县长听不下去了,拍了拍苟不理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我说同志,你的废话可真比湖南卫视的广告还多啊!”  苟村长忽然冒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来:“我也想做一个优雅的绅士,是生活把老子逼成了泼皮!”  于是,苟村长出名了。  ●  五,苟村长的书法:  劳模大会历经三天圆满结束,散会前大家都在一条长布条上象征性地签名留恋。苟村长也跟着人群写下了自己的大名。  恰好跟在苟村长身后的是县书法协会会长,会长仔细凝视着“苟不理”三个字半晌,忽然一拍大腿:“哎呀!好书法!这三个字深得苏黄之骨、米蔡之髓,有二王之风、怀张旭之魂…大家快看,真是点如坠石,横扫千钧,撇如刀捺似帚钩若斜阳照黛影!妙啊妙!”  经书协会长这么一赞,大家都来围观苟村长的签名。有懂书法的颇颇拍手称绝,不懂书法的也装模作样地赞叹奉承,以示自己不是门外汉。  苟不理被大家这么莫名其妙地一阵胡捧,顿时觉得全身骨头不及四两,轻飘飘的云里雾里……  原来,苟不理为了批条方便,专门练习“苟不理同意”五个字,还真的不知不觉中达到了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境界。至于什么苏黄米蔡什么风什么骨的,鬼才认识他们。  这时书协会长已捧来笔墨纸砚,恭恭敬敬地“请苟先生留下墨宝,为我市书法繁荣争光,供后学瞻仰”。  苟村长颤巍巍接过毛笔,好一杆笔!简直如握着沉重的鬼头大刀。  写什么呢?苟村长头上冒汗了。他知道自己只会写五个字,可这儿不是批条子,总不能也写“苟不理同意”,要命!  狗急跳墙人急生智,这话一点也不假,苟村长灵机一动,挥毫写下一首诗,诗曰:  理同意不同,  意同理不同。  同理不同意,  同意不同理。  落款:苟不理  众人纷纷叫好,不但书法精绝,这诗也是多么富有哲理啊!高人,真是高人!深刻啊!  于是,苟村长更出名了。。  (下部)  1,苟不理言论:  话说苟村长县城开会大出了风头,荣归故里后更是意气风发名声大噪,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毕竟是到县城见过世面的人,四乡八镇有什么大事小情都爱请苟村长光临,并以能请到苟村长为荣。乡亲们有个大小纠纷的,只要苟村长出面调解立马圆满解决。  用苟村长的话说就是:群众有困难我要帮,没有困难也要制造困难再帮。  东村发生一起水牛碎尸案,大家对案情分析了两天没个结果。苟村长一来就下结论:“大家甭伤脑筋了,这明显是自杀,肯定是自杀,谁会这样无聊残忍把牛大卸八块?”于是,碎尸案轻而易举的结了案。  镇上举行运动会,苟村长被邀请作裁判。判了几场,苟村长得出结论:所谓运动会就是一群需要运动的人坐在看台上,看一群不需要运动的人作玩命的运动。这句话立刻被《人民日报》、《新华日报》、《光明日报》等竟相转载,此为后话。  运动会上,苟村长乐意做女子游泳、女子跳水的裁判。赛后记者访问,问他对女子游泳跳比项目的竞赛有何感想与建议。苟村长感触颇深的说“感想多啊!从前是扒开泳衣看见屁股,现在是扒开屁股才看到泳衣,这就是与时俱进啊!”  于是,媒体出现了一个流行的新名词:苟不理言论。  ●  2,苟村长拍戏    这天,有剧组来乡下取景拍戏,需要群众演员。乡民们作为奇事奔走相告,苟村长理所当然地被邀请参观。正式剧情之前要先拍一个洗发水广告,上去了几个演员都不如人意。苟村长自告奋勇说让我试试。对着镜头苟村长心里默念着那句台词:头屑去无踪,秀发更出众。  当灯光一闪,导演一声开始后,苟村长一得瑟一紧张忘了台词,他急得捋着前面仅剩的四根头发脱口而出:“秀发去无踪,头屑更出众!”  哈哈哈哈哈…大家都笑,导演连连称赞他有表演天才。  晚上剧组收工时,导演悄悄把苟村长拉到一边,神秘兮兮地说:“明天你愿不愿意来拍一场戏,有一段床戏需要群众演员,就怕你们农村人思想封建……”  苟村长打断导演的话,一拍胸脯说:“这是什么话?拍戏是属于艺术,作为村长,我愿意为艺术献身!”  回家后苟村长心里暗乐,想到明天要为“艺术献身”,激动得发情公狗似的。他不敢告诉大脸盘子的老婆,这婆娘准定不赞成。  好容易熬到天亮,苟村长屁颠屁颠地奔到剧组,又经过十万年般的等待终于轮到上场了。一声“开始”后苟村长急不可耐地甩脱衣服猛虎下山般地直向床上扑去,急得导演连忙停下来大吼大骂:“你妈的想干什么?谁让你脱衣服了!快穿上!”  苟村长疑惑地问:“不是拍床戏吗?我当然得上床呀!别的我不懂,上床我懂得多了!你们不是想给我找替身吧?”  导演气得哭笑不得,只得耐心地给他这段床戏的剧情,结果苟村长被打扮成一个宫女,与另一个太监在床上缝了两个小时的被子。  铁青着脸走在回家的路上,苟村长气愤地骂:“奶奶的床戏,正正宗宗的床戏,老子长这么大还是次缝被子!”  第二天,导演亲自上门找苟村长,说昨天那床戏没有与你说清楚怪我们不好,今天有场戏差群众演员,我们考虑还是让你上。今天这场戏是裸戏……  “裸戏?“苟村长心里一动,脸上却不露声色的说:“没兴趣,再说也不一定裸……”  导演连忙发誓般地说:“这次保证是裸戏,全裸!并且不是你一个人裸。只是为了不沦为色情剧,我们安排让你在水里与其他人一道……”  话未说完已被苟不理打断:“导演你别说了,除了诱惑,我什么都可以抵挡,我这就跟你走!”  苟村长美滋滋地想:全裸,水里,小动作没人看见……他不禁又回忆起当年救他老婆的那一幕…  ……(此处为拍戏过程,省略无数字) 共 723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性冷淡
昆明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昆明市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