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世鬼差第二十一章一死一伤

2020-01-22 22:27:08 来源: 大港信息港

阳世鬼差 第二十一章 一死一伤

林锋将呈放七蝉蛊那个树皮一样的玩意扔过来,与我对视一眼,神色微动。↖↖diǎn↖xiǎo↖説,然后缓缓向着林震坤走去。

我跟老孙则快速跑过去将王无道抬走,摸了摸他的鼻息,已是出多进少,危在旦夕,我立马拿出联系柳梦琪,让她赶紧派救护车来。

那边,两者相遇。林震坤一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对林峰説道:“好侄儿,有一件事,你一直不知道,其实害你并非是我的本意,不过现在看来,当初我并没有做错。”

林锋淡淡道:“当年你背信弃义,出卖同门,对懵懂孩童使用毒咒,如今你再説这些,不过徒增笑柄罢了。”

林震坤很赞同的diǎn头道:“不错,现在我便是解释也无用了,所以只能将你杀了,以绝后患。”

林锋探出手掌道:“请师叔赐教。”林震坤哈哈大笑:“既然你还叫我一声师叔,等你死后,我会让他们将你的尸体带走,当然,除了那个xiǎo鬼。”

林锋不在言语,脚尖一diǎn,冲了上去,此时,他给人一种澎湃如海浪的感觉,接下来的每一击,都不同凡响。

林震坤笑了,他做奇怪姿态,似倾似斜,一动如鬼魅,林锋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被他接连化解。林锋见此,打法微收,开始大开大合,刚猛勇武,与之前的狂暴打法不同,现在每一击都感觉有些迟钝,但其中力道谁也不敢xiǎo觑。

“你这“金刚法”倒也有几分火候,但你莫要忘了,此法我也会。”林震坤説着,不在躲避,而是正面迎击,双拳相碰撞,我观之都觉得肉痛。

林锋眉头微皱,林震坤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然后再度击拳。从现在这种硬拼的架势来看,两人好似不分上下,每每碰撞都会个自后退,但林震坤后退时会用极其诡异的步法,扭来扭去,甚是奇怪。

老孙看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对林锋大喊道:“xiǎo林子,你别跟他拼了,他用“茅山大寄打”卸去了七分力,再拼下去,你会吃大亏。”

林锋顿了顿,还是冲了上去,林震坤诡异一笑:“有意思,那我就陪你玩玩。”

二者再相遇,碰撞越发激烈,我看到林锋的手掌都在抖,但依然上去跟他硬拼。林震坤露出玩味之意,虽然鼻青脸肿衣衫烂,但他依然那么装x,凌空跃起一米多高,然后用膝盖狠狠的朝林锋的头部压了下去。

林锋本来正在进攻,被他这么一下,难以收住,只得微微偏头,避过头颅,这一膝盖则砸在了林锋的脖子上。

林锋闷哼一声,腿部一弯,险些跪倒在地,但他应是颤颤巍巍的站直了。林震坤一手卡住他下巴,另一只手抬起保持平衡,那么压在他身上,脸上闪过一丝狠戾,在他肩膀上借力又跃起压下,林锋还未站稳的身再度弯了下去。

“七蝉蛊,快去帮忙。”这边,我正在秘密的给七蝉蛊下命令,谁知道这xiǎo东西根本不吊我。我看林峰危在旦夕,也顾不得许多,直接伸手去捏它。

“大侄子,你快diǎn,我先上去帮帮忙。”老孙也急得不行,説完,他将王无道放在一旁,摸了块石头就窜了过去。

嘭。

“哎哟!”只是一个照面,老孙就被踹了回来,而且林震坤根本就没有下地,林锋的脖子被他掌握,动辄可取其性命,所以林锋根本无法反抗。

“咻~”

一声嘹亮的哨音突然想去,我们为之一喜,这是xiǎo酒的哨声,他来了么。

“放开他!”xiǎo酒的身影直奔林震坤而去,不远处还有几道人影,穿着警fu正向这里跑来。

一道金芒比xiǎo酒更快,冲向林震坤。金蚕蛊到了,我方士气大增,金蚕蛊现身后,一直不理会我的七蝉蛊,嗡嗡的飞起,追逐金蚕蛊而去。

我心道可别在这个时候添乱子才是,好在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虑了,七蝉蛊与金蚕蛊想汇合并没有斗起来,一左一右攻向林震坤。

世间厉害的两大蛊虫齐出,便是林震坤也要忌惮三分,他身子一扭,顺带一脚踹在林锋胸前,自己跃了出去,而后头也不回的奔向北边,走之前还随手丢出来两张符,黄符燃烧化作利剑,刺向两只蛊虫。

趁着这个机会,他逃离远去。后面任浒等人这才跟来上,得知凶手已经逃走后,他挥手就打算去追。

“算了,就算追上他,也只是徒增伤亡罢了,由他去吧。”老孙出言阻拦,见识到林震坤的厉害,我也不认为就凭这几个警察能捉住他。

林锋捂着胸口走过来,面色很苍白,看来伤势不轻。xiǎo酒将他扶住,我也走到身前,担忧的问他,伤势重不重?快,去医院检查一下。

他摇了摇头説不用,休息两日就好,説罢,走过去看着被人抬走的王无道。

“哎,我看他是凶多吉少了。”老孙无不惋惜道。

“咦,你们看,山半腰是不是有个人?怎么站在半空中?”身旁一个警察,突然开口説道。

我们闻言转身望去,果不其然,在南边一座xiǎo山上,有一道身影伫立。不知是不是因为距离有diǎn,从这里看去,他像是立在半空中一样,十分怪异,看到我们望去,那人转身入了山林中,不见了踪影。

“我怎么觉得似曾相识呢?”老孙嘀嘀咕咕,但我们都没有听到,今日的战斗算是完败,没有其他的心情去管别的。

任浒派人直接将我们送了回去,xiǎo酒跟着去医院查照顾王无道。没多久柳梦琪跟夏千樱也赶了回来。夏千樱拿出医药箱帮我们处理了一下xiǎo伤口,消消毒。

林锋没等休息,就去查看韩的状况,而后他将韩抱到房间内,让我们不要打扰他,并将房门锁上。我们明白,他这是要想法子救醒韩,他也是中过绝魄散魂咒的人,更清楚该怎么去治疗。

两个xiǎo时候后,xiǎo酒打来告诉我们一个噩耗:王无道不行了,失血过多,耽搁的时间又长,回天乏术。我让柳梦琪留下守着,老老孙匆匆赶往医院,到了加护病房,看到王无道戴着氧气罩,仍是昏迷不醒。

xiǎo酒跟我们商量説:“还能唤醒他一次,要不要将锋哥叫来,告个别?”他所説的意思,大概就是人死前的回光返照了。

我考虑了一下,摇摇头説:“林锋本就受了伤,现在又在救治韩,不能打扰他。”xiǎo酒嗯了一声又问我:“要不要现在唤醒他,可能只有一个xiǎo时,或者更短。”

我叹了口气,diǎn头同意,xiǎo酒将手放在他额间,集中意志力看着他,嘴角快速蠕动,不知道在念些什么。

须臾,王无道幽幽醒来,茫然的看了一眼四周后,他动了动身,挣扎着想要做起来。老孙连忙将他扶起,我拿起枕头靠在他身后。

王无道将氧气罩卸下,看着老孙,艰难道:“前辈,我兄弟二人没有失约。”老孙一脸悲意,不断的diǎn头説:“我知道,我明白,你们是好样的。”

王无道喘了几口气,歇息了一下,脸色变得好了些,説话也清晰了。这是在濒临死亡的时候,在大脑皮质的控制下,迅速指示肾上腺皮质和髓质,分泌诸多激素,调动了全身的一切积极因素,使人由昏迷转为清醒,由不会説话转为能交谈数句,交待后事。

“前辈,我二人虽死无怨,只是有件事一直放心不下,还请前辈能够帮帮我们。”

老孙哪敢不答应:“别説一件事,就是十件八件,我老孙也会答应你。”

王无道脸色越来越好,像是正常人一般,但我们知道他越正常就代表时间不多了:“有道他有一子嗣,一岁有余,其母在生下孩子后离世,如今托付在一朋友那里,我二人一走,这孩子就无人照料。不过我们已经给他留了些许遗产,足够抚养他长大,我走后,希望前辈能收他为徒,代我们抚养他成人,我将地址写下,前辈只需持着我的信物,便可将孩子领走。”

老孙紧握他的手悲痛説:“好,你放心,我一定将他好好养大。”王无道露出笑容:“那我就放心了。”xiǎo酒帮他招来纸和笔,王无道写完地址,手探入胸前,脸色开始变得灰暗起来,我心里一紧,不忍再看。

他颤颤巍巍的将脖间一物取下来,递给老孙:“这收”啪,手掌垂落,老孙猛地起身,拿起氧气罩给他戴上,口中大喝:“叫医生来。”xiǎo酒按了警报器,外面医生护士匆忙赶来,开始急救。

老孙拿着那奇形怪状像是五角星一样的东西,半晌説不出话来。我们在门外等待的时候,林锋出现走廊,一步步走来,精神萎靡不振。

“如何?”林锋轻声问道。我摇了摇头,示意已经无力挽救。林锋没有再问,转身又向外走去。

我跟着他一同离去,出了医院,才问道:“怎么样?”

海原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右江民族医学院附属医院
大连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银川治疗牛皮癣的医生
山西治疗龟头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