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回忆越南女兵被俘竟色诱我军

2019-05-17 06:23:28 来源: 大港信息港

老兵回忆:越南女兵被俘竟色诱我军(1)

上午10时10分,三颗红色信号弹冲天而起,我集结在谅山北郊的攻城部队,从不同方向向步三师盘踞的市区发起了攻击。有的战斗进行曲在谅山上空回荡! 我营九连是全团尖刀连,当听到“出击!”的命令,战士们一个个就象久困在笼中的猛虎,从279高地上旋风般扑了下去。 正在我们全连分组追歼分散潜逃的越军之时,从拐角一座建筑物里射来一串子弹,打的我和连长的脚下一股青烟,我立即带几名战士向那座房子摸去。接近门口时,我示意其他人准备手榴弹。在我投出手榴弹的同时,数枚手榴弹一起飞进屋内。在“轰轰”的爆炸声中,一股硝烟从门窗口内涌出,烟雾消散,里面没有一点声响。我一闪身进入屋内,迅速贴墙而立。我持枪打量了一下室内,看样子是个越军连部,墙上挂着几幅防御作战地图和敌我态势图之类的东西。图头上的越文也不认识,只见地上躺着几名越军,已经没有了声息。从军街上看,有一名中尉和一名少尉。 我命令另外几名战士仔细搜索。在另一间屋内的床下,我们发现了一个坑道洞口。我让几名战士把床移开,然后把几枚手榴弹扎在一起,顺洞口投下,几个人迅速闪到屋外。只听一声连环爆炸巨响,震的屋顶直掉土,从洞口内冒出一股呛人的烟雾。待烟雾消失了,我们又向洞内扫射了百八十发子弹。然后,我带两名战士潜入洞内。在黑暗里,我贴洞壁摸出手电照了一下,只见地下躺着两名越军,其中一名是上尉;两名越军已被炸的面目全非,浓重的血腥味直冲脑门。向里摸去,又下了一层台阶,在弯道的拐角处,我顺过冲锋枪,向里扫射了一梭子弹。只听一阵女人的尖叫声传来,我和两名战士冲了进去。用手电一照,只见地下室里有一架行军床和一个不大的折叠式书桌,桌上凌乱地放着几本书籍和信件。 在行军床下,发出一阵阵悉悉的声响,我大声喊道:“亚阿得依!”(越语:出来)我话音刚落,只见从床下一前一后钻出两个越南女兵,长长的披肩发挡住了面颊,上身是革绿色的军用翻领衬衣,下着黑色裙裤,两人的肩头不断抖瑟。我和两名战士的枪口同时对准她们的胸口,我用手电扫射了一下两人的脸部,一个年岁较小,大约有20左右岁,是个列兵;另一个年龄较大一点,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挂中尉军衔。我用手电摆了一下,示意她们往外走。忽然,年纪略大的越军女军官用标准的普通话开口说道:“中国兄弟,请你们放了我们两个吧?”“你会汉语?”我疑惑地问她。“我在云南宜良受过训!”她小声地解释道。

上海变压器回收
白麻
重庆WEB前端培训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