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粒稻子奇遇记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9:20:44 来源: 大港信息港

烈日炙烤着四野,平地升起了青烟。  两粒稻子在稻穗上亲昵地手挽着手,叽叽喳喳地絮叨着。  头顶是一片白花花的阳光,几片云彩在空中悠闲地游来游去。远处传来了浓浓的药味,在干燥的空气里飘散着。  几只青蛙在稻阴下乘凉,唱着小曲儿。突然来了几个捕蛙的人,青蛙缩回了水里做了缩头乌龟。  “哥哥,那些人捉青蛙干嘛?”一粒小稻子问大一些的稻子。  “还不是嘴馋,现在人们不喜欢吃五谷杂粮了。”大稻子说。  “要不是这些青蛙王子,我们早叫害虫祸害死了。”小稻子说道。  “可不是,你看这么热,还有人在喷农药,要是不把青蛙捉干净了何至如此?”  “这些人真可恶。”小稻子气呼呼道。  “迟早一天他们会自己毁了自己,还说是什么绿色植物,哪一种植物不是靠农药长出来的。”  “哥哥,那我们有毒吗?”  “有也是他们自己害自己,记着啊!从今往后紧紧的抱着我,千万别松手,无论到了哪里,咱们兄妹也要在一起。”  “哥哥,我们还要去哪里啊?”  “不知道,但终还是要进到人们的胃里去了。首先要被石头碾,锅里煮……”  “疼吗?”  “可能疼吧!哥会保护你的。”  两粒稻子,不知不觉的丰满了起来,脱去了绿色的衬衣,换上了金黄色的外套。妹妹害羞,垂下了脸蛋。  农民挥舞着镰刀,把稻谷一把把的割下,整齐地排在稻田里,太阳温暖地烤着,一粒粒稻子昏昏欲睡。  “别睡了。”哥哥拉了一下妹妹的手。  “知道了。”  一头水牛在稻场拖着一个大石磙在一圈圈的碾稻谷。小稻子不知石磙在自己的身上压过多少次,每一次都有彻骨的疼痛。她始终拉着旁边哥哥的手。  “疼吗?”哥哥心疼地问。  “不疼,有哥哥在!”  “你看那牛喘粗气了,不会再碾了。”哥哥安慰着妹妹。  一粒粒稻谷被石磙从稻穗上碾了下来,水牛被系在石磙上吃草,眼角淌着浑浊的泪水。估计是后悔适才太碾干净了,此刻稻草上一粒稻子也没有了。  地上的稻草被取到了一边,稻子被收到了一起。一个人拿了一把掀把稻子装到掀里然后朝天扬去。  小稻粒赶紧抱着哥哥。  “哥哥,他干嘛呢?”  “他是想把秕谷跟草屑扔出去,因为我们沉就被扬到了前面,剩下扔不出去的就是秕谷跟草屑了。”  夜晚不似白天那么炎热了,两粒稻子被收到一个大谷堆里面,他们紧紧抱着一起,数着天上的星星。萤火虫在眼前晃来晃去,田野里没有蛙声,显得死一般沉寂。  “哥哥,我们会被弄哪里去?”  “不知道!”  不几日,他们被装进了一条条麻袋,送到了一个大场地上到了出来,然后有人拼命地往稻谷掺石子跟沙粒。  “哥哥,他们为什么要往里面掺杂质?呛死人了。”小稻子好奇地问。  “石子,沙粒不值钱,掺到稻谷里面分量就重了,这些人都是粮贩子。”  “为了多挣几个钱,就这样吗?人类太让人不可理喻了。”  经过了一个折腾,原来的稻谷竟足足多出了几麻袋出来,有人笑了,比天上的乌云还阴。  他们被拖到了一家小型酿酒厂,送到了酒厂的仓库。  “哥哥,我们是送来煮酒的吗?”小稻子诧异地问。  “别怕,有哥哥在。”  又是一次炼狱般的煎熬,两粒稻子被裹内的被煮得奄奄一息,仍然紧紧地抱在一起。  “哥,我的肺快要裂开了。好疼啊!”  “忍一忍,一会就好了。”  两粒稻子的衣服几乎被全部撕去,他们接着被盛起倒入了一个地窖里面,在稻子中间撒上了一把把粉末状的东西。  然后几把掀把他们翻过来,蹈过去。  经过了几天的发酵,他们又被搬上了一个大蒸笼。  小稻粒现在成了小米粒了,她仿佛自己快要融化了,渐渐的,几乎溶进了大稻粒的怀里,在分不开了。  水份不断地被蒸干,变成了气体。小稻粒紧紧抱着大稻粒,慢慢地溶在了气体里。  他们一下子轻盈起来,跟着一股股气体到处乱窜。  忽然,他们被一股吸力吸入了一个隧道里,隧道很深,几乎没有尽头,愈往里走愈感觉寒冷。  “哥哥,我好冷!”  “别怕,我们就要变成酒了。”刚说完,他们就凝聚成了一粒小水珠,汇入了一股小溪,流入了一个大缸。  满满的一缸酒散发着清香,这是一缸上等的好久。几个工人忽然提了几桶水过来,他们把酒舀了出来,然后把水倒了进去,一缸酒足足兑了四五缸出来。  “哥哥,他们为什么兑水?”  “因为心黑呗!”  “怎么叫心黑?”  “就是唯利是图,不做好事,不过也好,免得酒太浓了熏了我俩。”  工人们找来了一个个酒瓶,竟全是酒瓶。  茅台,郎酒,五粮液……  “哥哥,我们还是酒呢。”  不久,他们被装进了一个茅台酒的瓶里,加了封盖,再没有过多久。他们随着一箱茅台酒冠冕堂皇的进了酒的专柜。  终于有一天,他们被一个人买了去,和他们一起被买走的还有一条烟。  转弯抹角,不知行了多少路,他们被带到了远处乡间别墅。  送礼的人送了礼退着出了门,收礼的人正在家大宴宾客。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几只青蛙还在厨房的地板上哀鸣。  小稻子心疼得几乎要哭,其中一个青蛙曾给她捉过害虫的。  “哥哥,青蛙真可怜。”  “是人类可怜,他们在吃自己的明天。”哥哥愤慨地说。  瓶盖被撬开了,哥哥赶紧拉了妹妹一把,“别出去,他们的口臭。”  一个透明的液体被倒入了酒杯,然后被人端了起来,灌入了嘴里。  “呸!”一股水吐了出来。  “TMD,这是酒吗?十足的是水。打电话告诉刚才提酒来的小王,让他在家等着,害老子,老子让你死得好看。”  “哥哥,他们的嘴还真臭……”小稻粒嘀咕道。  一个保姆装了酒和垃圾提到了楼下,转弯来到一块稻田边。  外面的夜色正浓,星星还眨着眼睛。  “唉,浪费啊!这不知又糟蹋了多少粮食?”小保姆把酒瓶扔到了田边,然后回去了。  瓶里的酒汩汩的流了出来,直奔向田野。  “哥哥,我们又回来了。”妹妹高兴的喊道。  “恩!”  “回来真好,我讨厌那些贪婪狡诈的人,哥哥,我想妈妈了。”  “我们现在就和他们在一起了,土地就是我们的母亲。你听妈妈在喊我们呢!”  清风徐徐吹拂,兄妹俩甜甜地睡去,在母亲的怀里…… 共 22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病好的医院
癫痫病治疗方法哪种好啊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