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曲线救市重组不是放弃而是开始

2019-03-09 09:15:59 来源: 大港信息港

TCL曲线救市:重组不是放弃而是开始

汤姆逊从TCL多媒体解套,在TCL看来,对欧洲业务的重组不是放弃,而是新的开始 “如果是放弃,选择简单的破产即可,但目前的重组方案保留了公司在欧洲发展的机会。这不是放弃,是在新的平台开展欧洲业务,是公司国际化战略的调整。” TCL集团(000100)人士称。

10月31日,TCL集团公布了欧洲业务重组计划,核心内容是终止TTE欧洲现有业务等方面的安排。TTE是TCL多媒体()与法国汤姆逊的前合资公司,TCL多媒体大部分国际化业务均通过该公司开展。

对于TCL集团的这一决定,市场普遍认为,不堪欧洲业务亏损重负的TCL集团选择了放弃。但亦有声音认为,TCL集团采用的终止业务的方式,将承担员工的安置费用,成本很高,分析人士认为,“公司这样做是为今后在欧洲扩大份额保留希望。”此前,有类似经历的台资企业明基宣布西门子破产,广受欧洲社会指责。

“事实上我们并没有放弃欧洲市场,原有欧洲公司所从事的一切有价值的业务我们将转移到新的平台进行运作,相对于过去的模式,新的平台更简化、更专注于核心客户。”董秘王红波说。

王红波所指的新平台是指放弃欧洲业务后TCL集团开始该地区业务的新的模式,一部分包括原有的OEM(贴牌)业务,这也是TCL集团惟一留在欧洲的团队,另外就是通过OEM业务开展品牌业务,由中国的后台为其提供后台支持。

不堪欧洲重负

TCL集团人士透露,在今年3月,当总部发现欧洲业务2005年的业绩偏离预算较大的时候,开始引发对它的更多关注。

“在公司购买欧洲业务时,该业务是盈利的,公司虽有改善其架构的想法,但是碍于对于盈利资产进行改革,从股东、员工及合作方等方面的困难重重,所以公司暂时放弃这一想法。”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接受《证券市场周刊》采访时透露,“总部接受了错误的信息,直到今年3月才反馈回来欧洲业务的真实情况,公司立即派人进行调查,并在随后调整了TCL多媒体的管理团队。”

今年6月,TCL多媒体执行董事长胡秋生“因个人健康原因”去职,李东生亲自出任TCL多媒体CEO。“我上任的件事,就是对欧洲管理团队进行调整,将其总经理撤换,派去三个主要干部,包括严勇、严飞等,”李东生解释,“他们都具有非常丰富的国际化经验,去欧洲负责当地业务的重组计划。”

在今年中期报告的说明会上,李东生曾向《证券市场周刊》介绍欧洲重组将有一个完整的改善计划,态度相当积极,为何时隔数月突然做出终止欧洲现有业务的决定?

“事实上,公司初派出团队到欧洲是有多种准备的,首先是协助欧洲管理团队在原有基础上积极改善,但是到今年上半年的结果再次大幅偏离预期时,公司开始意识到欧洲业务面临的不是在原有基础改善的问题,而是需要从根本上考虑问题。在中报的披露中大家可以看到,当时TCL多媒体已经决定在欧洲业务没有出现彻底改善的情况下,不会向欧洲业务注入新的资金。”王红波解释这一转变的原因。

在改善欧洲业务之初,TCL集团原本想复制其在北美业务的成功经验,但由于市场环境的差异、客户的差异、文化等方面的差异,TCL集团的努力未能奏效。

据了解,在此次欧洲业务重组中,TCL邀请麦肯锡作为顾问对欧洲业务进行诊断,得出的结论是现有的组织架构、业务模式已经不能适应产业的发展,并且在现有组织架构进行调整成本很高,公布的方案是公司和顾问团队评估后认为的路径。

据称,当时TTE欧洲面临三种选择:持续经营、协商重组或破产重组。评估团队给出三种方案分别需要投入1.7亿欧元、9000万欧元和8000万欧元。

TCL集团人士透露,方案的选择除了成本方面的考虑,还要考虑对现有其他业务的影响,TCL集团和汤姆逊两大股东都不愿意出现明基-西门子业务的结果,得益于双方股东的共同支持,重组的财务影响、社会影响都降低到幅度,比预期的要理想。

速度决定生死

“欧洲业务的亏损除了欧洲市场经营环境的变化外,管理团队能力改变的速度估计不足也是重要原因。”李东生曾这样总结欧洲亏损的原因。

据介绍,全球平板份额的变化是在欧洲率先反映出来的,欧洲在过去二年里,传统CRT(显像管)电视的市场份额跌幅超过40%,而平板电视从非主流地位,跃升至80%的市场份额,变化巨大。在这种剧变下,TTE欧洲公司的原有团队的组织架构更适应CRT模式,而平板模式在供应链、组织架构、反应速度等方面都与传统模式有不同之处。

“欧洲团队体系庞大、周转速度比较慢,产品平均库存达到132天。”李东生曾坦言,“这在平板时代是致命的、灾难性的,在平板时代,对于全球化的供应链管理、产品研发等要求比较高,因为平板1个月价格就要下降10%,132天的库存相当于价格贬损超过20%。”

再加上在整个产业转型阶段,很多企业都会出现推新延误等问题,TCL也不例外,这都影响其市场表现。2005年,欧洲业务的毛利率为3%,其中CRT的毛利率是17%,保持正常水平,而平板业务则为负毛利。

欧洲业务和北美业务是TTE在2005年8月一起从汤姆逊购得,当时,欧洲业务表现尚可,2003年盈利2000万美元,2004年亏损500多万美元,而同期北美业务的亏损分别高达9000万美元、1.2亿美元。

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TCL集团将所有精干力量都投入到北美业务的扭亏中,而欧洲业务的原有体系和人员都没有改变。

李东生曾指出,当初公司未能对欧洲业务做出及时调整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基于原有团队对业绩的预期,当时欧洲团队做出的是一个盈利的预期。

“事实上,相信欧洲团队给出的财务预测误导了TCL在欧洲的决策,同时,也反映了国际购并和整合过程中,作为购并方,TCL的战略转型的速度、决策和运营管理能力存在的不足,”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不过,相信欧洲的教训对TCL在北美和中国的业务会有裨益,事实上,麦肯锡正在协助TCL做全球运营改善计划。”

健康VS规模

按照协议,TTE欧洲公司将终止除OEM业务外的所有电视机的销售和营销合同,“我们将在欧洲保留很少的人员,用于维持OEM业务。”TCL集团一位工作人员称。而在TTE欧洲公司中,OEM业务只占其中较小份额,该重组协议的实施,会使公司的业务规模大幅下滑,“将下降超过50%。”TCL集团上述工作人员说。

截至2006年9月30日,TTE欧洲实现销售收入3.28亿欧元,占TCL多媒体销售收入的15%,占TCL集团的9.42%,但是该部分业务的亏损额巨大,达到1.59亿欧元,再加上2005年亏损,累计亏损约为2.03亿欧元。

据TCL集团人士介绍:“如果按照目前TTE在8%—9%的份额下继续发展,我们虽保留市场份额,但却会给公司带来巨额亏损,并且短期内很难改变。而采用新的业务模式,除去OEM之外,原有品牌业务我们是以每单业务进行核算的,有利可图才会进行。虽然规模缩减了很多,但资产是健康的,会给公司贡献现金流。健康是重要的,规模是其次。”

上述人士介绍,今后欧洲业务将转移到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平台进行运作,并以其可控成本进行交易核算,提供包括研发、设计、战略等后台支持,不需要在欧洲保留管理平台、强大的渠道和支持团队等一个几乎完整的产业链,这将大大降低运营成本。

重组费用交换禁售权

11月3日,TCL多媒体的第二大股东汤姆逊减持10%公司股权,瑞银集团将协助完成这部分总额为3.90294亿股股权的配售,减持后汤姆逊股比为19.32%。这意味着TCL集团欧洲重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

汤姆逊与TCL多媒体于2004年1月成立合资公司TTE,前者持股33%,并约定可在18个月后将其在TTE中的股权换成TCL多媒体的股权。2005年8月,汤姆逊将其在TTE中的33%股权转换成TCL多媒体29.32%的股权,当时市场普遍认为这是汤姆逊计划退出TCL多媒体的重要一步。

“汤姆逊在本次欧洲的重组中给予公司很大的支持,释放其持股限制是双方股东对重组做出的共同努力。”王红波向《证券市场周刊》表示。

对于“是否由于汤姆逊在欧洲重组中承担大部分重组成本,作为条件,汤姆逊要求将其在TCL多媒体中的股比降至20%以下。”王红波不置可否,没有正面回应。而知情人士透露,正是股权解禁终促成了双方对欧洲重组的一致意见。

根据汤姆逊中国业务总裁的表述,汤姆逊将股比减少到20%以下后,可以不用将TCL多媒体的资产进行合并报表,过去TCL多媒体持续亏损,这对汤姆逊财务报表的影响也不小,不用合并报表会减轻其财务压力。而按照之前TCL与汤姆逊于2005年8月10日达成的禁售协议,汤姆逊将遵守长达3年的禁售期和2年的限售期。

值得关注的是,很多市场人士认为此次欧洲重组中,股权禁售协议将成为TCL集团谈判的重要“筹码”,而汤姆逊所持股权的提前解冻,并可以随时出售股权,会否意味着TCL失去这个重要砝码呢?

“长远看汤姆逊退出TCL多媒体是毫无疑问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3年5年没有什么实质区别,”王红波表示,“持股的变化并不会影响双方协议中其他权利和义务的约束,对于公司本身业务没有影响,TCL多媒体未来是否盈利也与汤姆逊是否持股没有关系。比如阿尔卡特也只持有TCL通讯()5%左右的股份,但这并不影响TCL通讯国际业务的拓展,TCL通讯也并未如外界所描述的是一桩失败的婚姻,事实上,TCL—阿尔卡特的业务发展非常的好。”

分析人士还是表示了担心,汤姆逊在TCL多媒体的股权全部解禁,无疑会对TCL集团今后再就与汤姆逊相关业务进行谈判关上了“一道门”,如果欧洲的情况在其他地区出现,TCL将要自己面对。

员工处置影响重组进程

“目前欧洲重组已经完成了股东协议的签署,尚未全部结束,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处理。”王红波向《证券市场周刊》表示。

据知情人士透露,公司目前与工会尚有一些细节需要商讨,估计在11月底将会处理完成,进入到实施阶段。

在欧洲,员工安置费用相当惊人。根据法国《劳动法》,在公司基于经济困难或技术变化原因裁员时,对雇员的补偿标准将不得低于工资总收入的20%,在工龄超过10年时,在前一补偿的基础上,还要再加补6年工资总收入的2/15。

同时,除了得到法定的补偿,欧洲员工往往还会要求增加一些额外补偿,补偿的数额将由资方与工会谈判决定。按照法律,劳方还享有3个月的预通知期,期间资方需继续支付工资。而一旦劳资谈判时间拉长,将直接影响重组进程。

TCL集团人士表示,双方股东在重组协议中的支持,有助于上述问题的顺利解决。

按照重组协议,重组费用大约为4.5亿港元,主要为员工的遣散费或者裁员福利,同时还包括其他保证费用和终止服务等费用。除此之外,TCL多媒体将为重组后的公司提供总额不超过1.3亿港元的运营支出。

根据TCL集团的董事会公告,重组对于TCL多媒体的损益影响不大,重组涉及的现金需求约为4500万欧元。王红波表示,“相信TCL多媒体明年的情况会有很大改观。”

王红波解释,按照以往年度的数据计算,彩电的中国市场、新兴市场、战略OEM、AV业务都有较强的盈利能力,而欧洲和北美的亏损已经得到遏制, 没有大的亏损点,彩电业务将会迅速恢复盈利能力。

热浸塑钢管厂家
鹿茸价格
自动包装机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