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小说官谣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0:40:24 来源: 大港信息港

入夜,“水晶宫”大酒店灯火辉煌,人气旺盛,热闹非凡。其间,顶楼的“太空房”坐着几位官爷在开开心心地吃开年饭,其中有龙镇长、马局长、牛科长、虎乡长及其各自的秘书。四位“长官”皆为昔日的同窗,更是拜把子兄弟,新年大节欢聚一堂,当然别有一番情趣。  酒过三巡,马局长拉开了新话题:“今年是马年,首先祝各位兄弟龙马精神,开拓进取,虎虎生威,财源广进!”  “好!好!”众人举杯同饮。  龙镇长说:“咱们以前在学校被称为‘四大才子’,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不知各位是否诗才尚存,我提议来个即席赋诗,助兴添乐,意下如何?”  众人齐声赞同。  牛科长说:“那就结合我们的工作和生活经验临场发挥吧。”  虎乡长说:“我建议以《上级来了怎么办?》为题,进行赋诗接力赛,各人轮流说两句,如果谁在30秒内无法接上,就罚饮酒一杯。”  大伙一致举手通过。  “好,那我先开个头吧,”龙镇长清清嗓门说,“上级来了怎么办?接风洗尘喝半天。”  马局长接着说:“喝完之后怎么办?领着客人住宾馆。”  牛科长接着说:“明天事儿怎么办?汇报工作走过场。”  虎乡长接着说:“汇报完了怎么办?麻将桌上搓几盘。”  龙镇长说:“麻将输了怎么办?权当咱们作贡献。”  马局长说:“搓完麻将怎么办?按摩房里松骨板。”  牛科长说:“松完骨板怎么办?桑拿室里玩花样。”  虎乡长说:“玩完之后怎么办?抱着舞女旋几圈。”  龙镇长说:“旋够之后怎么办?当然吃餐送别宴。”  马局长说:“吃饱之后怎么办?秘书主动把数算。”  牛科长说:“算清之后怎么办?财务室里盖公章。”  虎乡长说:“客人临走怎么办?土产特产车尾装。”  龙镇长说:“装满之后怎么办?奉上红包求包涵。”  马局长说:“群众举报怎么办?公事公办没商量。”  牛科长说:“法律问罪怎么办?乌纱帽子丢一边。”  虎乡长说:“丢了乌纱怎么办?换个地方又戴上。”  龙镇长说:“重戴乌纱怎么办?吃喝玩乐若等闲。”  马局长说:“今后工作怎么办?得过且过理想。”  马局长说完30秒后,牛科长再也没办法接上一句,结果罚饮一杯酒。  龙镇长夹了个鸡头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吃完后,说:“好,下面进行第二轮接力赛,根据伟人《长征》一诗的韵味,每人轮流赋两句诗,10秒内接不上的,或者接上了但不押韵的,照样罚酒一杯。好不好?谁开头?”  众人说:“你吃了鸡头,那就由你先开个头吧。”  龙镇长略一思忖,诗兴即来:“当官不怕喝酒难,千杯万盏只等闲。”  马局长接着说:“鸳鸯火锅腾细浪,生猛海鲜走泥丸。”  牛科长接着说:“桑拿洗得周身暖,麻将搓到五更寒。”  虎乡长接着说:“更喜小姐肌胜雪,三陪过后尽开颜。”  “妙!妙!”龙镇长总结道:“个个都接得不错,天衣无缝,这次没人受罚,那就各人奖励一杯吧。”  众人听后,酒兴即来,举杯齐饮而尽。  这餐饭局过后不久,以上四位“长官”均被革职,并开除党籍。原来,春节前夕,市纪委联合公安等部门,组织人员在市内各大酒店、餐馆、茶楼秘密地装上了供监探之用的录音、录像设备。市内很多有严重“经济问题”和“作风问题”的“官爷”都分别在电视和报纸上曝光,这四位“长官”自然难逃厄运。               共 124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输卵管性不孕
哈尔滨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哪家专治癫痫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