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音不准出生的人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4:20:51 来源: 大港信息港

历史的故事总要历史的去看。文学不是政治,我对我的主人公不持褒贬。只是说故事,说一个普普通通已经成为历史的故事。因为觉得有意思,所以晒在这里,只为博得诸君一笑耳——题记。       这是一座两间结构的土平房。房子是新盖的,门窗都是新样式,在当时当地很时髦的那种。房子的主人叫吴凤林,三十多岁,民办教师,瘦高的个子,此时他正呆呆的坐在炕沿上。   因为就在刚才下课的时候,一个同事推开他办公室的门:   “吴老师,听说你妻子让村里的拖拉机拉走了,你还不回去看看。”   “是吗?”吴凤林立刻交代一下工作,赶了回来。   此时他的头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这次妻子桂云被拉到乡卫生院会怎么样。桂云这几天就要生了,难道真的就强行刨腹把孩子做掉?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此时恰是上世纪一九八零年的四月份。  从去年冬季开始,轰轰烈烈的计划生育运动在全国展开了。控制人口增长,实行计划生育成为基本国策。明确提出;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儿,控制二胎,消灭小三儿。  计划生育工作压倒一切,计划生育是试金石,是高压线。各级领导一把手挂帅,实行一票否决制......  所谓一票否决制,就是说不论你是什么单位,什么领导,只要你计划生育工作不好,或者说没完成任务,没达到要求,那就不表彰,不提拔。涉及到你个人的一切利益都化作乌有,或者面临降级将职的可能。  一时间计划生育成了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从上到下,层层落实责任。那时候,城里人和农村人的生育观念是截然不同的。城里人相对开明得多,他们一般只要一个孩子,顶多也不超过两个。而农村人的生育观念就非常落后,养儿防老的思想根深蒂固。在他们眼里,一对夫妻两男两女,少也要两个或三个。所以计划生育以农村为重点。  政策明确规定:从一九七九年的九月二十六日开始。这一天以后准备出生的第三胎视为超生,原则是不准出生,一律拿掉。如果有拒不执行的,就实行严厉的制裁,包括经济的和行政的。凡是国家工作人员就降职降薪,直至开除公职。普通百姓,特别是农民,有钱交钱,没钱交家庭财产直至房屋,或者收回承包的土地。   “计划生育工作宁左勿右。”的口号一时四处流传。  吴凤林这回正好撞到枪口上了,他的妻子桂云怀了小三儿,而且要到八零年四月份出生。   对于要几个孩子合适,在那个时代,农村人信奉的是养儿防老,多多益善。吴凤林工作多年,思想并不顽固,他觉得自己正好一儿一女也就行了。可是父母坚决反对,桂云也站在公婆一边:必须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不管吴凤林怎么说,就是不行。  要就要吧,吴凤林也不再坚持。可是想不到形式如此严峻。如果这个孩子生下来,他丢了工作是肯定的,弄不好还要搭上家里的财产。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他妈了巴子的,生!不就是老师吗?不干了!”吴老师的父亲大发雷霆,态度坚决。   “是呀,这都六个多月了,孩子都成型了,就给拿出去?不行!爱咋咋地,什么都不要了。生!”吴老太太也不含糊。  看着全家人的态度,吴凤林也坚定起来:“那就生,不就是当农民吗?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我在当一回也无所谓。”  有了既定方针,那就以不变应万变。   于是,一九七九年这一个冬天,成了吴凤林和他老婆桂云人生旅途中难熬的一个冬天。村长王靖宇和妇女主任周淑红各带一个小组轮番轰炸。今天谈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明天开会,反复交代政策,告诉你顽抗到底是没有用的;后天班学习班,学习文件政策,提高思想认识。  在一次学习班上,十几个家庭妇女挺着大肚子,他们你摸摸我,我摸摸你,叽叽嘎嘎。   “村长呀,你说我这孩子都能伸胳膊踢腿了,你就让他们出来吧,我们一辈子记着你的好处,还不行吗?”说话的是王老五家的,大嗓门儿,说完了拍着巴掌笑。   “可不是吗,村长,我们当家的是农民,如果撤职了让他做什么呀,是不是去当工人呀?”   “哎呀,那可就好了,要撤了职,咱们的爷们儿都成了工人,这可真是合适的买卖呀。”   “哈哈......哈......”   妇女们七嘴八舌,吵吵闹闹,似乎没把这件事放在心里。   “我告诉你们,这是国家政策,谁也别想推翻。”村长王靖宇一脸的严肃,“如果到时候你们不把孩子做掉,就拿你们的家产,扒你们的房子,没收你们的口粮田。”   听说要收回承包的土地,要扒房子,女人们不言语了。有的深深舌头,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吴凤林参加教育工作快十年了。那时在农村当个老师就算是很有地位的了,好多年轻有知识的人都很眼红这个差事。他文化水平高,工作积极肯干,教学质量在全乡是的,还积极靠近党的组织。所以在乡村计划生育工作组看来,吴凤林是的突破口。   一次,工作组找到了他。   “吴老师,计划生育的政策你也知道,你是否能做做你妻子的工作呢?”说话的是乡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于得利。   “于主任,工作我早就做了,她就是不通,不过我会继续做的,请你们放心。”吴老师很无奈的样子。   “吴老师,你的妻子要不把孩子做掉,恐怕你——”王靖宇拉起了长音儿。   “我知道我知道,”还没等王靖宇说完,吴凤林就接过他的话茬,“——我这个老师就不能做了,不过我还有信心会做好我妻子的工作,你们只管放心。”   吴老师一再表示会做好妻子的工作,工作组的人也觉得不在好说什么。就反复强调各种政策,会怎么惩处,怎么罚款等等。吴老师连连点头,一再说是。   吴凤林回到家里闷闷不乐,妻子桂云走过来:   “怎么了?他们又找你了吧?”   “是的。”吴老师点点头,“如果人家都做,我们也就做了吧。”吴老师看着妻子,等着他的回答。   “做了?你看咱爹妈能答应吗?你要是真做了,还不把两个老人气死。”桂云也是无奈的样子,但在他的心里是不同意做的。但又担心丈夫会丢掉教师的工作,她的心里是很矛盾的。   “好了吧,那就看看再说吧。”吴凤林知道桂云的心思,他也不忍心伤害自己的妻子。但是如果真像工作组说的“会采取强硬的措施。”那也没办法,听天由命吧。   又过了十来天,有好几个怀孕时间短的已经到医院把孩子做掉了。还有一些不做的村里就开始去家里搬东西了,这天一大早,王靖宇和周淑红到吴凤林家通知说:   “乡里说了,如果你们再不做掉孩子,五天以后村里就开始拿家里的东西了。”   “拿吧,愿意拿啥就拿啥,房子也不要了。”吴老师的父亲大声嚷起来,“他们要不要命吧,要命就没办法了。”   果然,四五天以后村里出了好几台四轮子。凡是没去做手术的人家,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部往车上装。   李宝家的玻璃柜,自行车,挂钟。   张洪丰家的组合柜,高低柜,大缸。   张存岩家的抱着收音机不肯撒手,王靖宇上去从他手里狠狠地夺过来。  ......   就这样,一连好几天,村子里就像闹土匪一样,弄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整个村委会的仓库里堆满了东西,院子里也到处都是。   尽管这样,全村还有四五户人家没去做孩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拉完东西以后,再也没有看见计生组的工作人员。一直到十二月份,春节临近了,工作组也没有什么大的行动。   其实那个时代人们的家里除了几件木制的家具以外,在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吴老师的屋子里,就剩下一张吃饭的桌子,两把椅子,屋角里一口大缸,一口小缸。再就是一些破烂东西。屋子里空空的,虽然是只有两间小房子,却也显得很宽敞。   到了八零年四月份,计划生育的形势更紧张了。据说因为计划生育不达标,县乡两级已经撤了很多的相关的领导,一些村在乡领导的督促下,已经开始开着拖拉机四处搜寻那些离家出走的怀孕妇女了。     吴凤林不知道自己的同事是怎么知道妻子被拖拉机拉走的消息。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门半开着,妻子桂云已经不在屋里了。   “完了完了,孩子就这几天就要生了,这要被拉到医院孩子就完了。”想到这些吴凤林的心都要碎了。   就在这时屋门慢慢的开了,妻子桂云站在他的面前。   “桂云,怎么回事?他们不是把你拉走了吗?”吴老师跳起来拉住妻子的胳膊。   桂云诡秘的一笑,“我呀——给他来一个小游戏——。”   原来,午饭以后,吴老师上班了。桂云在家里收拾碗筷,这时就听到远处有拖拉机的声音。隔壁的王婶儿跑过来说:“他们在找人了,你还不快躲躲。”   桂云听了急忙从屋里出来,但是已经晚了。于德利,王靖宇,周淑红还有几个人一起走进院子里。   “走吧,张桂云,你看车上有好几个呢,就少你了……”王靖宇笑脸请求。   “是呀是呀......就差你一个了......走吧......”几个人并不生气,摆出了死缠烂打的架势。   “哎呀!我说老吴婆子,做就做了吧,反正咱闺女小子都有了,还省得侍候孩子了。”车上的王老五家的大声嚷起来。桂云没办法,只好不情愿的上了车。   “天呀,可算完成任务了,”王靖宇长出一口气,坐到车里,如释重负的样子。   车上一共拉着四个挺着大肚子的妇女,拖拉机不敢快开,只能像牛一样的慢慢前行。车上的几个女人叽叽呱呱,似乎这件事与他们毫无关系。本来嘛,他们怀的都是小三儿,有没有真的是无所谓了。   桂云坐在角落里,他想象着马上要出生的孩子就这样被拿出来扔了,这对年迈的公婆打击该有多大呀,他们能受得了吗?再说自己也实在想要这个孩子。至于老吴,他知道丈夫对这件事是无所谓的,如果自己想要,丈夫宁肯丢掉工作也不会伤害她。   “我说那开车的,你慢点不行吗?一会吧我肚子里的孩子晃荡出来看你怎么办。”王老五家的大嗓门又喊起来。这一句话提醒了桂云,他马上想出一个好主意,看看拖拉机就要来到苗家屯儿了。他立刻用双手绷着肚子“哎哟哎哟”的叫起来。   听到叫声王靖宇和周淑红立刻走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两个人着急的询问。   “哎呀......我肚子疼......哎呀......”桂云一边叫着一边就势倒在了车上。   拖拉机停下了。于德利也从车头上过来,他看着绷着肚子的桂云,心里很害怕。“我的天呀,这要生在车里怎么办呀,人命关天,自己能负得起责任吗。”   “怎么办?”王靖宇在向他请示。   “你......这个屯子里有亲属吗?”于德利有些着急,头上也出汗了。   “有哇......有......”桂云马上回答。   “快!下车,去你亲属家。”于德利立刻作出决定。  桂云讲述完了,笑眯眯的看着丈夫:“就这样,我回来了。”  吴凤林听完妻子的讲述,脸刷的就白了:“天哪,他们就这样把你丢下就走了?”   “是呀,那你想怎么样?叫他们送我回来?”桂云不解的问。   “我是说如果你真的把孩子生在半路上,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那还了得吗?他们怎么这样不负责任,这不是拿人的生命当儿戏吗?我不相信这是共产党的政策。他妈的,都是他妈歪嘴和尚。”吴凤林一生气嘴里的骂人话就出来了。他是在后害怕,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这母子俩的性命还会有吗?   “哎呀,别管那些了,现在的咋办呀?”桂云看着丈夫。   “挺着吧,找上来再说。”事到如今,吴凤林也豁出去了。爱咋咋地吧。   第二天九点多钟,村里通信员来到了学校找吴凤林,说是乡里的张书记在村办公室找他。  吴凤林心里明白,他这个老师这回就算干到头了。   “你——就是吴老师?”张书记中等身材,有点黄白镜子,斜躺在床上拉着长音儿。   “是的。”吴凤林回答。   “你的妻子回来了吗?”张书记坐起来。   “回来了。”吴凤林坐在了炕沿上。   “那你打算做不做呀?”张书记的眼睛睁大了。   “我同意去做,可是她不做我也没办法呀,她现在就在家里,你们可以去找她。   “算了!”张书记发怒了,“你这个老师就别干了,马上回家吧。”书记说完用眼睛瞟着吴凤林,是在观察他的反应。   “那我......”吴凤林刚要说话,办公室的门一下子开了。   “哥,我嫂子要生了,让你快回去呢。”进来的是吴凤林的妹妹。   “呵呵,还真巧,这边你刚来,那边你的妻子就要生了,是真的吗?”张书记眨着眼睛,有些疑惑。   “要不你亲自去我家看看吧。”吴凤林的话也不太中听了 共 1068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睾丸扭转不育临床表现
黑龙江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饮食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