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法狗胜出预示大数据成为军事武器

2019-03-10 23:45:57 来源: 大港信息港

一场人机大战,将世人的视线拉至世界技术前沿——人工智能,自19世纪70年代以来,它一直占据世界三大技术之一。人工智能具有客观、冷静、系统的特征,在海量信息搜索、存储、计算推演等方面,远胜于人。“阿法狗”的出现,预示着未来由软件定义的军队与战争将成为现实,数字化的战例、训练、演习将成为核心战斗力,物联、云计算、作战计算实验将成为军事行动的“新常态”,我们必须建立自己相应的智慧国防军事理论与体系。

3月15日,在举世瞩目的人机围棋大战中,谷歌的人工智能程序(软件机器人)“阿法狗”以4:1战胜韩国世界李世乭,令人类瞠目结舌。我们在惊叹之余,更应该警示和思索:200年前,中国在“老IT”的工业技术落后于西方列强,导致我们不得不以大刀长矛对抗坚船利炮;今天,世界正进入“新IT”的智能技术时代,我们该如何应对才能避免重蹈历史的覆辙?在国防军事领域,我们应该如何发展自己的智能技术?

围棋与战争复杂性

历史上,就有围棋源于战争兵法之说。东汉马融在《围棋赋》说道“略观围棋兮,法于用兵,三尺之局兮,为战斗场”,围棋的许多术语,如冲、打、征、劫、刺等,更是直接来源于古代的军事术语。

基于CPSS的明战、暗战、观战 近几年国际上的技术趋势表明,目前热门的国防任务就是发展面向信息物理系统(Cyber-Physical Systems,简称CPS)的军事体系,但未来的军事体系不仅仅要面向CPS,还需更进一步,再加一个社会及人的因素S(Social),即面向社会物理信息系统CPSS的军事,以便应对更加复杂的战争需要。尤为重要的是,CPSS使联合物理域、络域、感知域进行跨域作战成为现实,这已从近年来的反恐战争、无人作战和非战争军事行动的兴起得到验证。

跨域作战的主要表现是以常规武器为核心的“明战”、以络武器为主导的“暗战”、及以社会媒体为手段的“观战”之有机战略组合。这一现象的产生,除高科技和络深入发展的大背景之外,其直接推动就是过去30 余年里所发生的两次重大军事变革。首先就是上世纪80 年代兴起的军事技术革命,核心是以现代信息、通讯和空间技术重新审视组织技术事务。其次是本世纪初兴起的情报事务革命,核心是以开源情报,特别是络情报,社会媒体和社会计算等手段重新审视、组织情报事务,进行影响力作战。

2012 年11 月14 日, 以色列与哈马斯冲突升级,就在各自导弹在对方落地的同时, 双方在互联上的舆论大战也开始了: 地面上几万人的“明战”, 迅速演化为社会媒体上数以亿计的“观战”和一般人觉察不到的 “暗战”, 以色列的官方站开战后一日内就受到了4400 多万次的袭击, 其激烈和复杂程度,远超过传统的军事战斗, 为“三战合一”的跨域联合作战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还有叙利亚动乱, 政府军与反对派之间的战斗也是典型的“三战合一”, 甚至连战场上的军事装备使用情况, 都是由社会媒体上的开源情报通过“众包”而来, 从美国的情报机构到联合国等国际权威组织都没有例外。

如何结合明战、暗战、观战等形式,以实时化和常态化的方式综合在物理域、络域、感知域中的军事行动,是国家安全所面临的十分迫切的重大问题,更是面向CPSS的战争组织与行动的核心所在。“阿法狗”的成功,证明了虚实互动的平行理念和方法是建立新军事体系的有效途径。利用深度神经络和蒙特卡洛搜索树方法,“阿法狗”不但能从人类的实战对弈中学习,而且还可以进行“自我”的对抗,从虚拟的博弈中学习。特别是,“自我”对抗是海量的,短时间可达数千万次,差不多是人类几百甚至几千年的围棋实战经验。如果能够用于作战实验,将十分可观!

战争源于理性的有限。人类的智力水平,就是人类的理性程度的技术表现。络信息技术和类似于“阿法狗”为代表的“新IT”技术,已经改变了人类理性与智力的边界。人类必须重新认识并定义理性有限之“有限”的含义,对于源自有限理性的战争而言,这一点更是关键。

具体而言,“阿法狗”为利用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智能技术解决复杂性问题指明了一条可行的道路。毛泽东同志曾指出“所谓复杂,就是对立统一”,围棋正是对立统一的结晶!对立统一,也是军事指挥的核心。然而,解决围棋复杂博弈的智能技术,如何有效地转化为处理集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为一体的现代复杂战争的工具和体系?

应该说,围棋与战争在本质上都是对巨大策略空间的搜索。“阿法狗”的胜出,显示出人工智能在已知历史数据的支持下,能做出远胜于人的高速搜索。但同时必须看到,这种技术仍然存在缺陷。

阿法狗胜出预示大数据成为军事武器

第四局中,李世乭第78手构造出劫争之势,巧妙构造了一种欺骗性模式,终于扳回一局。这说明了目前的智能技术仍无法很好处理未知情景,而且难以对抗人类及其社会的本质复杂性。

无论如何,“阿法狗”预示着软件定义的军队与战争将成为现实,大数据真正成为了军事武器,数字化的战例、训练、演习将成为核心战斗力,物联、云计算、作战计算实验将成为军事行动的“新常态”,我们必须建立自己相应的智慧国防军事理论与体系。

开启平行时代的平行战争 克劳塞维茨认为,“每个时代均应有其特定的战争”,反对军事学术中的“永恒的原则”,因为战争现象是不断发展的,而军事研究是由“新的社会条件和社会关系”而引起的。的确,战争是一个本质上的复杂性科学与工程问题,不存在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人们只能不断地根据新技术新发展,去不断地重新认识战争的元素、过程与对象。

在CPSS的跨域作战中,物理空间中的“明战”之首要任务是执行“指哪?打哪!”的军事命令,络空间中的“暗战”之首要任务是弄清“指哪?打哪?”的行动问题,而社会或人工空间中的“观战”之首要任务是完成“打哪?指哪!”的政治目标。为实现这类“三合一”的新型作战形式演练训战的有效指挥与控制,“平行军事体系”的概念应运而生。

如上图所示,从图中可以看出,平行军事体系可定义为利用实际军事组织及系统和相应人工军事组织及系统的组合,通过实际与人工虚实互动的执行方式来完成特定军事任务及目标的一种组织和行动方法;其特色是以数据为驱动,构建与实际军事组织及系统互动的系列人工军事组织及系统,形成平行军事体系;在此基础上,利用计算实验对各类复杂军事问题、行为及决策不断进行分析和评估,提升作战能力与军事水平。平行军事体系是一种利用从定性到定量的知识转化,面向络化、大数据,以深度计算为主要手段的管理与控制复杂军事过程与系统的方法。

一般而言,一个平行军事体系应当是面向特定任务的专用系统,其中一个实际军事组织及系统可以对应多个不同的人工军事组织及系统;实际与人工组合互动之后,将整合虚实子系统的资源和能力,形成一个新的、更加复杂的系统,相应的整体功能和性能也应远超其子系统的功能和性能之合。实际系统的真实战士和指挥人员可以操作人工系统,人工系统的虚拟代理也可以在实际系统中担任角色;实际与人工之间的互动,可以同步,亦可异步,视应用背景和操作目标而定。类似于一般的体系工程定义,我们称关于平行军事体系的定义、抽象、建模、分析、实施、验证等方法的集合,为平行军事体系工程。

在图所示的平行军事的基本框架之下,可有三种主要的运作模式,即:(1)学习与培训,此时以人工军事组织及系统为主,且人工与实际军事组织及系统可有很大的差别,而且不必平行运作;(2)实验与评估,此时以计算实验为主,人工与实际军事组织及系统须有相应的交互,以此可以对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进行不同程度的测试,对其效果进行评判和预估;(3)控制与管理,此时以平行执行为主,人工与实际军事组织及系统可以实时地平行互动,相互借鉴,以此完成对复杂军事组织及系统的有效控制、管理与指挥。

相对于其他军事控制、管理和指挥的方法,平行军事体系的特色首先表现在其必须依靠数据驱动,特别是来自CPSS的实时海量数据驱动的本性。只有在此基础之上,我们才能现实地进行各种有实际意义的人工组织及系统构建过程和程序。例如,以数据为驱动,面向特定问题或情景的战士、指挥员与武器及组织模型、行为与心理的计算等等。更为重要的是,利用互联及CPSS海量且丰富的数据,还有正在兴起的物联与云计算技术,我们将可以构建服务于各种各样特殊用途、“活”的人工军事组织或系统,运行于、可视化于 CPSS,并导致其结构和行为的演化独立于组织或系统的原设计者,使之真正不同于计算机仿真。

Let's Go: 走向智慧国防 一部惨烈的中国近代史,使每一个国人都铭记了“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在理性有限的人类世界,“挨打”是难以消除的社会现象。难怪美国当代的战地和作家Hedges 曾称:“战争是人类发明的厉害的毒品”。因此,如何在大力发展国防军事的同时,积极促进社会经济事业的不断进步,从而避免重蹈冷战时期苏联的覆辙,是我们必须考虑的一个问题。

平行军事体系的研发与建设,能够更好地促进国防军事建设与社会经济事业的进一步统一。一定程度上,平行军事体系的发展可以使国防军事与社会经济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里,技术上同途同步地向前推进。因为在一个平行军事体系里,战士和指挥员必须时刻置身于现代信息等高科技的环境之中,浸没于Web、社会媒体、物联、云计算、大数据、3D打印、科学动漫等过程之中,熟悉地掌握先进技术系统的操作、维护、改善、升级等工作;这样,不但使军队的环境与时代的特色一致,充分考虑新生兵源的技能特点和知识结构,并通过平行军事体系的运作培养提高他们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军人退役之后,无论是从事社区工作、生产制造、政务管理,都可以很快融入社会经济的发展之中,甚至引导其发展,从而使军队在以更高的水平维护国家安全的同时,成为培养社会经济发展生力军的大学校。

回顾历史,200多年前,美国依靠军事情报的优势,以弱胜强打败英军获得独立;20世纪,美国又依靠军事装备的变革成为世界的强国。21世纪,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同样也必须在军事变革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在军事装备和组织上有自己真正的创新。刘亚洲同志说:“我们必须对美国已经革命过的军事理论再革命”。希望平行军事体系能够为此做出贡献,深度地融合军事和情报事务革命的成果,通过人工社会的开源“秘密”,使“不战而屈人之兵”古训成为现实,从《孙子兵法》走向虚实合一的平行军事和智慧国防。

来源:

©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