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华双杰 百七十八章 父母的牵挂

2019-10-17 10:09:44 来源: 大港信息港

盛华双杰 百七十八章 父母的牵挂

借着明朗的月光,夜色中可以看出汪校卫的这条腰带是深蓝色的带身,镶嵌有金色饰纹,黑色的带头,纳石被雕成了一个虎头的模样,足有一个拳头的拳面大xiǎo,其实,当纳石被做成储物器物后,它的体积做得越大,説明这块纳石的成色越是不足,通常只有差的纳石才会被做成储物腰带这么笨重的器物,的纳石通常会做成储物戒指。

也就是説,汪校卫一个堂堂的县里二号人物,他身上的储物器物还不如我这个学生的好,由此可见,我的储物护腕的价值。

不过就算这个储物腰带品质很差,少也可以卖上个十万八万的金币,我当然不会嫌弃,这次的收获,就凭得到这条储物腰带已经算是十分巨大。

这是除恶扬善后的奖励,心情十分舒畅。

戴上储物腰带,心念一动,我开始查看这里面的东西。

首先看了下这储物腰带的空间,左右看了下我撇撇嘴,这里大约只有15x1x1米大xiǎo,比我的储物护腕xiǎo了一半还多,连我的大郎战刀带着刀鞘都放不进去。

对汪校卫狠狠的鄙视了一下,然后不再理会这个储物空间,我更关注里面的东西。

有没有魂力修炼秘籍呢?那是我想得到的东西。

里面杂七杂八瓶瓶罐罐的东西很多,我翻找了好一阵也没有看到有秘籍!这让我很是失望,魂力修炼的秘籍很难找到,看来现在想修炼魂力技能还是不成,这让我郁闷了好一阵,叹口气,我只得怏怏的把储物腰带收了起来。

这里面的钱财倒是有不少,差不多有四五千的金币,而且里面的东西我大体上看了一眼,这里有些xiǎo的玉雕样的器物,如拳头般大xiǎo,有四个,看起来很精美,看不出有什么作用,但能被汪校卫收藏着,估计一定很值钱,还有一些类似古董样的东西,不过我要这些东西没用,有机会卖了便是,我对玉石古董类的东西不感兴趣。

收起这些东西只得自己安慰自己,反正这些只是除恶后白来的东西,就算没这些东西我也想除掉那群恶棍。

而庞世龙身上得到的东西就是几百个金币和一些玉佩之类的xiǎo玩意,没什么稀罕的。

走出一阵路后想了想还是不甘心,又把汪校卫的储物腰带翻找了一遍,还是没有秘籍。

算了!找机会把那几件玉器和古董卖掉,也许可以卖些钱,我继续赶路。

又行出几十里路,天色已经黑透,今天已经不可能赶回家,于是我找了棵干爽*的树,跳上去休息,以前在森林中打猎也是这么过来的,今天闹出这么大的事,我不方便住在路过的人家或旅店,不要露出我的行踪,所以只好在林中过夜,等到了我们村里就不会再有问题。

第二天早晨,我用出了三星斗者的速度,一上午就快步走到了我们音召山村旁。

“凌锋!你是凌锋吗?”

村口有人看到了我,兴奋的大声问道,快过节了,村里有很多人在村口闲聊或是等着回村的人,相比两年前,我已经长得高了许多,他们已经不敢认我。

“二狗哥,连我都认不出来啦!”

我开心的笑着大声回应着。

“呀!真的是凌锋,凌锋回来啦,凌锋回来啦!”二狗惊喜得回头对着村里大声的喊了起来。

村子本就不大,以二狗凝气七级的实力大声一喊,整个村子都能听到的,熙熙攘攘,倾刻间,几乎大半个村子的人都笑着急急走了出来,欢喜着迎接回村的我。

在我们家乡这个偏僻的xiǎo山村,山里人对走出村子的人都寄以厚望,所以每次有人回来,大家都会欢喜着出来迎接问候一声。

远远的,我看到父母已经欣喜的快步向这里赶来,九岁的弟弟个子也长高了很多,他虽然兴奋的跑在前面,但怯生生的却不敢先跑过来和我主动打招呼,一个xiǎo土包子!

“爸妈,弟弟,我回来啦!”

我上前欣喜的问候道,见到阔别已久的家人这感觉让回家的人心里异常的温暧,此刻所有在外面经历的疲惫和艰辛在见到他们后全部都已经消融。

“我就知道你今年能回来!”

“死孩子,两年都没回来,担心死我了!”

老妈虽然在埋怨着我,但看得出来她非常的开心,欣喜的眼泪在眼圈中闪动不停,她冲过来拉着我的手一个劲的上下看着我,满眼的幸福。老爸走过来,看到我的身材已经快有他高了,朴实而削瘦的脸上绽放出了难得的笑容。

我则狠狠的拍了弟弟的屁股一下,这xiǎo家伙憨得见了我连个招呼也不打,他被打了屁股也只是嘿嘿的傻笑。

这时,我看到前方的又有一群人走了过来,那是润东哥的父母、弟弟还有村长等人。

我和润东哥是一起出村的,听到我回来,他们想必也对润东哥抱有希望。

润员外看了看我,又向我的身后望了一阵儿,他甚至看向了远处进村的路,显然在找润东哥,但没看到再有人影出现,他们都看向了我,此刻润员外的神情中有些疑惑更有着担心,他纠结的问着我道:“凌锋回来啦,哦,那谁……”

我忙笑着抢上一句説道:“润东哥今年有些事情,他不回来过节了

,让我稍信回来了,我一会儿把信给您送过去。”

“他有什么事儿?”

润夫人显然不解,疑惑的问道。

她应该也是想不通,不知道什么大事会让润东哥连回家过节的时间都没有,当然她更担心的是润东哥,怕他有什么意外,我看到润夫人头上的白发又比两年前增加了很多。

见此,我忙详细的给他们解释道:“前年,咱们盛华帝国不是各省闹**吗?那时候润东哥为了支持咱们香南省**,他参军了。”

“啊!润东参军了!”

这句话从村民口中説出来,都是一脸的羡慕之色,是的,能当兵在这些村民眼中那都是很光彩的事情,所以大家很是激动。

而润夫人和润员外听着完全是另一个意思,他们本来就担心着润东的安危,又听到了润东去当兵,忙焦急的问道:“香南省**的事儿,我们前两天都听説了,而且听説有的地方还打仗了,怎么?现在外面还在打仗吗?润东在军队中是不是也要打仗?”

“现在已经不打仗了!”

我知道村中的消息闭塞,一年前发生的事情,他们现在才刚刚听説,显然他们应该还不知道袁宫保当总统的事儿,于是我解释道:“皇帝现在已经退位了,他已经被我们赶下了台。”

“啊,皇帝退位,那是不是润东把皇帝赶下台的?”

旁边有人吃惊的问道。

我们之前走出山村时,前任皇帝死掉两年我们都不知道,所以现在他们不知道皇帝下台也正常。

村民的眼界xiǎo,根本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复杂,他们以为润东哥参军了,就是润东哥的队伍把皇帝赶下台的,不过,这事解释起来很麻烦,于是我diǎn头説:“哦,算是吧,反正润东哥一参军,皇帝就吓得退了位。”

“哈哈哈!”村民还是很有幽默细胞的,很捧场的笑。

“皇帝退位了,那现在谁在当皇帝?”

——“没有皇帝,现在只有总统!”

“总统是啥子东西?”

——“嗯……,总统就像似皇帝,不过每过四五年就要换一个人来做。”

“皇帝的座子这么快的换来换去,大家抢来抢去,那不是年年要打仗?”

“是呀!天下要大乱啦!”

我有diǎn要抓狂了,这些事情一时片刻的很难解释得清,其实这些事情和这些淳朴的村里人真的很遥远,恐怕他们现在交税还在以为是在交给皇帝的,可皇帝早在一年前就下台了,政治上的东西,只是上层玩的游戏,到了民间,这些东西让这些老百姓很难真正理解,只要上面的政策不影响到这些农民和猎户的饭碗,他们很少去理会,多只是关心个热闹罢了。

听到皇帝要换来换去,润员外也急了,忙继续问我:“润东现在帮着谁打仗?他有没有危险?”

“现在换总统,不像似以前换皇帝,是不用打仗的,是让老百姓来选,就像大家选村长一样,选上了谁,谁就去做。”

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好的比喻,看到村民们都在吃惊的diǎn头,也不知听懂没听懂,反正我松了口气,然后我继续把话题拉回到润东哥的问题上来,説:“润东哥把皇帝赶下台后,就退伍了,不在军队中做了,他准备重新上学,今年他报的学校正好赶上在过节之后考试,所以他要在那里复习,今年没时间回来。”

听到润东哥没有危险,润员外和润夫人终于放下心来,在他们心目中,润东应该还是少年时负气离家求学时的样子,在他们的印象里恐怕依然没有润东哥今年已经19岁的概念,知道润东没有危险他们就满足了。

又解答了些村民奇怪的问题,满足了他们对外面世界的消息后,我陪着老爸老妈,一家人开心的回到家里。

“呀,咱家盖新房了!”

到了家门前,我看到一栋暂新漂亮的砖房出现在我家原来房子位置的旁边,我很是开心。

“是呀!在你爸成为斗者后,现在他每一两天就可以打到猎物,家中不缺钱,所以就盖了新房,以后准备给你和你弟弟娶媳妇用。”

老妈用很期盼的眼神看着我,笑盈盈的説。

我也笑笑,好象我也到了该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现在可以开始物色一个了,我都已经14岁了,对于山沟沟里的人来説这是个结婚的好年纪。

池州治疗早泄方法

临汾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威海治疗宫颈炎费用

池州治疗早泄费用

临汾治疗睾丸炎方法

颅脑动脉粥样硬化

动脉粥样硬化吃什么药

动脉粥样硬化能恢复吗

动脉粥样硬化吃什么药

腹泻用立可安有副作用吗

立可安吃多久才有效果

立可安复方木香小檗碱片

立可安跟肠炎宁哪个好

吃什么稳定颈动脉斑块
颈动脉斑块有软硬的区别吗
颈动脉有斑块应该注意什么
怎样预防颈动脉斑块增长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