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控魂师 第665章 再施神针术救人

2019-09-26 03:17:39 来源: 大港信息港

强控魂师 第665章 再施神针术救人

冯老把枪还给了叶旭,叶旭把弹夹装好,又别到了腰里。请大家看全!

“我需要给病人治病,是不是找一间安静的房间?”叶旭道。

向家的人明白,不能呆下去该离开,他们毕竟是外人。向华如何也想不透这个叶旭年纪轻轻是王的师弟,但他身后强大的背景已经呼之欲出。

向华快步来到叶旭面前,伸手同他一握,极友好地道:“叶旭,有时间到我们家坐坐,你跟义民和悦心年龄差不多,有机会可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叶旭一点头,“但愿吧。”

他这话里就有话了,向华是什么人当然听得出来,他明白以叶旭的傲气是不会跟儿子成朋友的,搞不好还是情敌。

向华带着妻子、儿子向冯老告辞,希望老人保重身体,冯老没有动,只是一摆手算是打招呼。

向义民一步三回头地看向冯悦心,可她的心思全在爷爷和叶旭身上,她正安排众人到内室去,连送向家人的意思都没有。

他很失望,又无可奈何,冯悦心是凤凰,他可不是龙,对叶旭又说不出什么感觉,只是嫉妒加羡慕。

到了里面的屋子,终于安静了,叶旭走过来不等冯老说话,就先掐了脖子上的动脉,又特意号了脉。

“不错,果然是落凤针法啊。”叶旭松了手道。

冯老看着叶旭,等答案,叶旭道:“给你施针的是江湖中一个神秘门派阴凤门的人,他们用的针法叫落凤,一般用来杀人居多,能救人的少。”

冯老眉毛抖动了一下,“接着说。”

“我同他们打过交道,阴凤门的阴七先生曾受柳家的柳成龙之托,当时给林家的林苍天施针,被我当场识破,阴七自尽而死,我靠舞龙针法解了林老的针毒。”

“后来又跟阴十一交过手,被我在海里干掉。还有阴八先生,他蛰伏在裳海的洪流会分舵,对舵主苏小邪下手,又伙同净衣门想杀掉苏小邪

强控魂师  第665章 再施神针术救人

,结果阴八也死在我手里。”

冯老看着叶旭,脸上看不出表情,“裳海净衣门是灭在你手里?”

“差不多吧,我扶起苏小邪统领裳海,只是还没有跟洪流会的上层打过交道。”叶旭道。

“给你施针的人是个少女?”叶旭扫了一眼冯悦心,她脸上一红,想到万潇潇对自己的威胁,又气又恨。

“你是不是觉得精神头儿很好,如年轻了十多岁一样?”

“而且只要长时间不施针,就身上不舒服?”

“你按一下右肋的第三根肋骨,下面是不是隐隐的痛?”

“还有右胸口偏下是不是有一个铜钱大小的红色印痕?”

叶旭问了一个又一个问题,冯老的脸色就变了,他轻叹一声闭上了眼睛,过了半天才睁开。

“爷爷,对不起都是我失察,才让那个万潇潇钻了空子。”冯悦心极为后悔道。

“如果不是遇到我,老爷子你长只有八个月的寿命,就算万潇潇继续给你施针也没用。不过,也多亏她,否则你可能去年就性命不保。”

叶旭一笑道:“她的做法到是成全了老爷子,我可以破解她的针法,而且看你的身体状态,只要多次施针调整,可以延长...”

冯老瞪大眼睛盯着他,连呼吸都摒住,冯悦心更是担心的要命。

“十年吧。”

叶旭终于说出一个数字,冯悦心大喜过望,她本以为爷爷能再活上两三年就是奇迹,这超出预期太多。

冯老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人谁不想多活几年,谁不想长寿,自己活着对整个冯家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啊。

“我现在就施针,先破解落凤针法,然后再用舞龙针法和药王扁鹊神针进行全身经脉的疏通。”叶旭说着拿出一把针来。

“好。”冯老点点头,他之所以对叶旭如此相信,是因为高老的病他已经提前打听了,确实是叶旭治好的。在军中到处是他的门生,想得到消息并不困难。

冯老端身坐好,叶旭两手如飞将针扎在他的身上,时间不长五百多根针把冯老爷子扎的像刺猬一样。叶旭凝了一口气,直接一掌拍在他的天灵盖上。

老爷子一口黑血就吐了出来。

此进,冯悦心的父亲冯然带着秘书匆匆赶了回来,正好看到叶旭掌击老爷子的天灵盖,饶是他身为国家的国事委员,领导人中排名第十一,也惊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冯悦心一把拉住父亲,给他使眼色不要出声,冯然满脸是汗,自己父亲的身份非同小可,这小子怎么会用如此极端的方式给他老人家治病。

叶旭做为王的师弟要给冯老爷子治病,冯然是知道的,而且他给高老看好病,这个情况冯然也明了,但见了眼前的一幕还是无法接受。

冯老吐血之后,睁开眼睛,眼神中精光一闪,大笑了两声:“好,舒服啊,痛快之极,这胸再也不闷了。”

冯然和冯悦心这才同时松了一口气,只有艾薇儿不置可否的在一边看热闹。

“凤落坡,凤还魂,这个万潇潇还真不简单,把阴凤门的落凤针法都学全了。”叶旭点头道。他开始从冯老的身上取针,接着又拿出一套针扎在冯老的奇经八脉上。

“老爷子,我现在要用华佗的《易筋理穴术》给你打通筋脉,过程会有些痛苦,你要忍着。”叶旭道。

“没问题,这点痛苦不算什么,枪林弹雨都经过,我这把老骨头就交给你了。”身上的感觉明显,冯老知道叶旭的手法生效,心里非常高兴。

叶旭将两手搓了又搓,将截龙道的暗劲运于其中,开始在冯老身上推拿敲打。很快他的头上全是汗,接着身上的衣服都湿了,这是真下了功夫运用内劲来使易筋理穴术,极消耗体力。

过了个半时辰,叶旭停了手,又把针从冯老的身上取下来。

“好了,老爷子,两年之内你什么问题都不会有。”说着叶旭就一下坐在沙发上,开始闭目一声不语。

冯悦心和艾薇儿抢着帮他擦汗,冯然抢步到冯老面前,“爸,你感觉怎么样?”

冯老满面红光地站起来,单脚用力落地,接着一震,咔嚓地上的大理石就碎了一片。

本部来自看书罓

本书来自: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的电话号码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住院部电话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的电话是什么号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咨询电话多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