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威涛和藏书之家的故事

2019-05-14 22:47:26 来源: 大港信息港

茅威涛和《藏书之家》的故事

茅威涛,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现任团长、着名青年越剧表演艺术家。近领衔主演了《藏书之家》。

《藏书之家》,2002年底首次亮相。之后在校园巡演50场。根据多方收集的反馈意见重新编排,三易其稿,以别具一格的风采面世。近日,该剧将参加“七艺节”大奖和各个单项奖的角逐 。

9月8日下午,茅威涛走进浙江在线站直播间,接受了站《在线零距离》栏目的专访,畅谈《藏书之家》和她的“越剧人生”。在采访中,茅威涛向友详细介绍了《藏书之家》的创作灵感、创作思路,主创人员的艰苦奋战和创作过程中的酸甜苦辣,以及《藏书之家》部分改动前后的区别。

《藏书之家》以中国现存古老的私人藏书楼天一阁为背景,通过藏书人范氏两兄弟的曲折经历,描述了古老藏书楼在内忧外患、风雨飘摇的年代里的艰辛境况,刻画了以藏书人范容为代表的那一时代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信念和品格。茅威涛等人通过对舞美、唱腔、故事情节、服饰等方面的大胆改革、不断创新,积极探索传统越剧融入现代生活的路子,争取更多的观众。茅威涛执着地守望着越剧这块文化沃土,折射出艺术工作者对艺术崇高境界的不懈追求。

茅威涛拥有坚定的艺术理想

“以前,我自己在小生行当中已经塑造了八个典型形象,觉得应该可以满足了,但是导演说还未丰满。我觉得今后要继续完善。”在采访中,茅威涛谦虚地告诉,“自己不敢说当代越剧艺术的典范,可以说有点代表性”。

茅威涛在往艺术道路上走的时候,不断严格要求自己,在这个不断超越自身的时候不断超越自己的戏。

1978年,她放弃高复,考入桐乡越剧团。那年,她正好17岁,当时已经错过了走进艺术的“黄金时期”,然而她才开始了越剧生涯。进入90年代,随着社会和文化的剧烈转型,传统文艺形式普遍遭遇到寒流,越剧也不能幸免。在大量的越剧演员转行成风的情况下,茅威涛没有逃避。越剧市场的不景气,也让她茫然过。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守着这份越剧却越来越执着了。

从艺20余年来,她通过自身的努力加上不错的天分,很快成为一名的越剧演员。期间,“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等光荣称号也随着接踵而来。

茅威涛是一个有着坚定的艺术理想的艺术家。传统戏剧如何让现代人接受,越剧如何以新的面貌吸引更多的观众?十多年来,茅威涛和“小百花”一直尝试着让越剧走得更远。从《孔乙己》到《藏书之家》,突破“才子佳人”的题材制约,拓展“小桥流水”的舞台空间,越剧“女小生”茅威涛一路走来,走得十分艰辛,却也风景宜人。

《藏书之家》的过去和将来都不容易

“天一生水 ,地六地六成之,宝籍拥万卷,高阁束经典……”清丽的唱腔,跌宕起伏的情节,令观众如痴如醉。茅威涛借《藏书之家》突破传统的越剧,征服了新老观众。

越剧《藏书之家》以中国现存古老的私人藏书楼“天一阁”为背景,讲述的是范氏家人为家族的藏书事业历尽艰辛、惨淡经营的故事。清兵入关,大举南下,战火逼来。如何躲过兵灾护住百年传家藏书?修补残书和筑夹墙匿书需不少银两,可家中的日子已是捉襟见肘,怎么办?正在范容一筹莫展之时,兄长的未婚妻花如笺按约定之期,主动“嫁”了进来,虽然兄长宦游在外,但她仍拿出了带来的万贯嫁妆,解救了范容的燃眉之急。此刻,范容梦寐以求的李贽《焚书》手稿浮出了水面,书的主人孙知府开价白银十万两。但范容阮囊羞涩,同为藏书家的孙知府乘机要求范容对他顶礼膜拜,以报复昔日的胯下之辱。纵然是男儿膝下有黄金,但范容此刻还是跪了下来。

《藏书之家》的表现难度是巨大的,它只能面对一座神秘的“天一阁”。矛盾冲突的编织和虚构过程充满艰难。它既要把书的命运和人的命运血肉交融地扭结在一起,把天一阁表现为中华民族不屈的文化象征,又要表现出这一沉重的民族文化。这需要艺术家力图突破艺术桎梏的勇气。

2002年底,越剧《藏书之家》的前身《藏》首次亮相,观众就提出了一系列中肯的意见,根据这些意见修改后的《藏书之家》在校园巡演了50场,再次任由观众“挑刺”,从观众的建议中获取启发。之后《藏书之家》又根据多方收集的反馈意见重新编排,三易其稿,大幅度修改了原作。重排后的《藏书之家》,删减了原剧中主人公妻子“研墨”的角色,增添了由着名表演艺术家董柯娣扮演的“孙知府”一角,舞美、唱腔、情节、服饰等均作了很大改动,平添了几分原先缺乏的人情味。

越剧艺术也要与时俱进

重新编排后的《藏书之家》,对舞美、唱腔、故事情节、服饰等都作了大幅度的修改。尤其是对人物作了新的调整,使剧情在爱书、购书、藏书的主题中,又增添了较强的人情味。日前,新版越剧《藏书之家》在杭州剧院公演,出乎意外地吸引了很多年轻人前往观看。

茅威涛告诉,当初王旭峰写成《藏书之家》后,打动她的是范氏对藏书的痴迷精神。这种精神跟她们与小百花越剧这个传统文化的守望精神是类似的,当初看了这个剧目后,她受到特别的感动和震撼。然而,修改后《藏书之家》让观众感受到了越剧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所散发出来的独特的魅力,领略到中国藏书文化的博大精深,同时也引发了人们对如何继承传统文化的新思考。

回望越剧历史,茅威涛觉得现在它正在处于第三次历史变革阶段,即文化的转型期。现在越剧已经走到了一个非常时期,我们想走一条剧院艺术的道路,让它走到剧院当中,如果能成功,那么越剧会给自己一个非常明确的定位。但这需要创新,需要不断加深自己对越剧的喜爱和执着,需要跟国际接轨,也需要观念的更新。

茅威涛认为,越剧的创新还包括技法和流派的创新。现代观众审美情趣与以往大不相同了,对人物表演技艺和唱腔的要求也高了。

《藏书之家》中,茅威涛在越剧程式和唱腔方面做了大胆尝试,传统与现代,唯美与通俗,越剧的飞转流变在舞台上不刻意夸张,却耐人寻味。《藏书之家》的舞美也令人耳目一新。古朴典雅的天一阁,浸透时代沧桑,浑拙别致的藏书楼,让人无限神往。

星力正版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机厂家
上海快速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