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地球只剩一个直男就是他

2019-04-23 21:15:16 来源: 大港信息港

如果地球只剩一个直男,就是他

据说,现在火的“小鲜肉”是鹿晗。

《人物》一期关于他的报道指出,他的微博粉丝中,53%是90后,80%是女性。

原因,是90后女性在更开放的社会环境下成长,有更强的性别权利意识,所以——

开始更欣赏外形上相对柔弱的男性。

这就是“小鲜肉”们流行的主因。

但看完后,Sir很好奇。

现在女孩,真的爱这一款?

作为一名中年直男,能打进Sir心里的,还是杜琪峰、姜文电影里,那些硬梆梆的男性形象。

冷,硬,酷。

隔着屏幕都能闻到汗味。

这样的真汉子,近,有一位风头正劲。

你应该知道Sir说的是谁——

恩,邦德,詹姆斯·邦德。

邦德是直男的幻想——男子气概爆棚,充满冒险精神,飞车,打架,玩枪,赌钱,无所不能。

重要的是,在干这些的时候,还不落下泡妞。

1963年以来,一任接一任邦德,对镜头放枪,百分百命中女人的G点。

而六任007扮演者中,丹尼尔·克雷格,又是公认man的一个。

不同于前任一番搏斗后仍西装笔挺,发型不乱,这位007多次被逼到死亡边缘。

扒飞机,掉悬崖,无数次肉身搏斗,把自己搞得半残,却让观众看得心惊肉跳。

硬汉,是银幕上的詹姆斯·邦德,也是现实中的丹尼尔·克雷格。

是他——把自身人格魅力融入角色,为“老邦德”注入新血液。

1968年,丹尼尔出生于英格兰的柴郡切斯特。

他的父亲在当地开酒吧,还兼做钢铁生意,母亲则是一名艺术教师。

丹尼尔4岁,父母离婚,母亲搬到利物浦,独力抚养他和姐姐。

当时,丹尼尔经常跟妈妈去利物浦的“人人”剧院(Everyman Theater),1970年代,这个剧院因为经常上演左翼或是小众边缘剧目而。

看完剧,他会跟妈妈去后台,看她一帮演员朋友。

不同于母亲的文艺,丹尼尔的爸爸爱带他去打橄榄球,看商业大片。

5岁那年,父亲带他看了人生部007电影——《007之你死我活》。

从小的耳濡目染,让他隐约爱上表演。

你可以肆意发泄,还可以穿戴得光鲜亮丽。

但是,跟英国男演员——诸如“小雀斑”、抖森、卷福们,从私立高中考上剑桥牛津的高大上打开方式不同。

丹尼尔不是好学生,15岁时他就退了学,颓在家中。

还是妈妈看不下去,拿给他一张表演学校的招生广告,鼓励他去试试。

1985年,16岁的丹尼尔只身前往伦敦。

他先在英国国家青年剧院学表演,又在1990年,去了伦敦的市政厅音乐戏剧学院。

那段时间,他靠在餐厅当侍者打工挣钱。

辛苦,但也知足。

年轻的丹尼尔有着一双冰蓝色眼眸,挺拔的身材,外形十分出挑。

但偶像是罗伯特•奥特曼的他拒绝走偶像路线。

我希望自己可以接各种各样不一样的角色,样样都试一试,达到自己所希望成为的“严肃的演员”。

他辗转于独立片场:

我生活的目的不是富到流油,生活得舒适就足够了,如果顺便有钱赚,我会收下这些钱。我更需要的催人思索的剧本。

所以,一开始,他接演的角色都不太正常。

1992年,在银幕处女作《小子当自强》中,初出茅庐的他就挑战了一名感性又残忍的纳粹军官,有强烈的虐待倾向和心理问题。

1998年,在《情迷画色》,他饰演一个爱上艺术家的同性恋小偷,为了爱人不惜SM。

这是他次全裸出镜。

回想当时的情况,丹尼尔说,因为风气不开放,很多演员不敢尝试这样的边缘角色,觉得“会毁了他们的演艺前程,之后都可能没办法出演正常男性角色了”。

但是20岁的他就是有这个自信。

后来《卫报》评价,他在这部片完美塑造出了“一个集背德和纯真于一身的男人,极度狂暴,却又极度温柔”。

导演约翰·梅布里被他的表演深深打动。

你们去看里面的几场性虐戏就知道,丹尼尔有一种超乎寻常的能力——他能同时表现出肉体的强烈的痛苦,和精神的快感。很多演员都只能做到其中之一。

他的气质在这些艺术片,慢慢被打磨,成形,“脱衣有肌肉,穿上衣服又知性”。

2000年,丹尼尔被评为“欧洲有前途的电影明星”——这个封号,让他叩开好莱坞的大门。

好莱坞并不好混。

虽然已演过不少电影,但多是独立制作,商业号召力并被证明。

所以,初入好莱坞,丹尼尔的头衔只是“演员”。

他不得不靠出卖皮相,从配角演起。

部电影,就是与安吉丽娜·朱莉合作《古墓丽影》,他出演朱莉男友。

片中有一幕,丹尼尔洗完澡出来,衣服不翼而飞。

不久前刚拔枪相向的安吉丽娜·朱莉走到他面前。

这一瞬间,朱莉挑逗的眼神和丹尼尔·克雷格还挂着水珠的裸背,满足了无数食色男女的幻想。

事后朱莉还补充,丹尼尔是她遇见过接吻技术超的男星。

之后他又在《毁灭之路》、《灵幻夹克》中,为保罗·纽曼、阿德里安·布洛迪等大明星配戏。

2004年,他出演了《两杆大烟枪》制片人马修·沃恩的电影处女作《夹心蛋糕》。

这是他次在好莱坞电影里担任主角。

他扮演的X先生虽然是个毒贩,但是彬彬有礼,行事低调,很受人尊敬。

Cineplex评价他的表演魅力“把控住了影片的每一分钟”。

也是在这部电影中,他脱下上衣,与西耶娜·米勒来了一场让人鼻血狂喷的床戏。

这不是他次在银幕上展示自己匀称坚实的肌肉,但可能是曝光率的一次。

IMDb上无数友留言表示:看丹尼尔·克雷格看得欲火焚身。

也《夹心蛋糕》中出色表现,斯皮尔伯格注意到他。

于是老斯邀请他出演了自己的新片,《慕尼黑》中的杀手一角。

这个角色冷酷,敏感。虽然是男六号,但还是受到不少好评。

《洛杉矶评论》称:丹尼尔·克雷格成功演绎了多愁善感却嗜血如命的南非犹太人斯蒂夫。

斯皮尔伯格也对他的表现大力点赞:

他不是暗杀小团队的头儿,甚至没有太多的特写镜头,但咄咄逼人的杀气,却是过目难忘。

纵观这些角色,都有一个特点:穿上衣服风度翩翩,冷静谨慎;脱下衣服野性难驯,内心火热。

简直就是浓缩版007。

正因为这种无可取代的迷乱气质,死死迷住了007制片人芭芭拉·布洛柯里。

当时新任007的候选名单,有克里夫·欧文,休·杰克曼,伊万·麦格雷戈等一干型男。

但制片人芭芭拉偏偏相中了当时已经37岁,只主演过一部好莱坞电影(《夹心蛋糕》)的丹尼尔·克雷格。

据说,她爱上正是《夹心蛋糕》中,他身处险境却仍能保持风度的表演。

整理西装的标志性动作,也被丹尼尔带入了007。

当这个消息公布时,几乎全世界影迷都发出了嘘声。

所有人都不看好。

BBC的介绍语是“丹尼尔·克雷格被定为新一任邦德,但他是谁啊?”

他们不仅嘲笑他酷似普京的长相。

甚至还出现了一个叫“”(克雷格不是邦德)的站,专门抵制丹尼尔出演邦德。

站上内容包括对丹尼尔出演007的各种恶搞图片(比如说他比较像会枪杀007的反派)——甚至还发出了詹姆斯·邦德的讣告。

在007历史上,的邦德当属任肖恩·康纳利和第五任皮尔斯·布鲁斯南。

肖恩·康纳利出道前曾做过许多体力活,接演007还是个新人,他的风格粗犷、生猛。

许多观众都说,看他走路就会想到一只行走中的猎豹。

皮尔斯·布鲁斯南则是大多数人心中永远的邦德,“有着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

但丹尼尔跟这些都不沾边。

他一头金发(大多数邦德都忠实原著是黑发),湛蓝眼睛,还是不折不扣的英伦学院派。

一米八的身高也不占优势——是历任邦德中矮的。

面对声势浩大的全民攻击,丹尼尔并没有开口回击。

他选择沉默。

演007之前,他出演的动作戏并不多。

开拍的场打斗戏,就因为身手太慢,被黑人群众演员打掉了两颗门牙。

但每次受伤,他要么带伤坚持拍摄,要么尽可能压缩修养时间。

我眼圈被打肿、身上有刮伤、到处是淤青、肌肉劳损。在拍摄现场,我经常吃很多止疼片。这也就意味着,受点小伤还要继续上阵、从爆破中穿出来,还要接着另外一个特技动作。

这些努力,让观众在电影里,看到了一个飞车追人,激烈枪战样样行的神勇特工。

除此之外,他的性感魅力,也在007中彻底展露。

“芙蓉出水”向来是邦女郎专利。

《007之择日而亡》中的哈利·贝瑞

但在《皇家赌场》里,次由邦德本人完成。

为保持健美身材,丹尼尔每天拍完十多个小时的戏后,总会多花一小时做体能训练,晚餐也吃得极少。

他宽阔的胸肌、结实的手臂,不仅让女观众疯狂。

连片中的反派抓到他,都变态地将其剥个精光,用近乎花痴的语气对他的身体发出赞叹。

同时,为了穿衣显瘦。

在戏中,邦德正装部分由奥斯卡服装设计奖得主琳迪·赫敏负责。

琳迪·赫敏是细节控,在她看来:

作为一位海军中校、潜水员以及谨言慎行的绅士,詹姆斯·邦德适合佩戴潜水性能卓越的欧米茄海马系列腕表。

《皇家赌场》里,伊娃·格林次见到邦德,就注意到了他手腕上那块亮晶晶的表。

可以说,这是在007系列,邦德的性感次盖过邦女郎。

与此同时,克雷格也给007注入了前所未有的浓烈情感。

《皇家赌场》中,每部换一个床伴、从不为谁流连的邦德,次为女人失魂落魄,甚至留下男儿泪。

某种程度上,克雷格重塑了007。

从近些年的银幕趋势看,套路化的英雄主义已经穷途末路。

而克雷格不论从外形,气质,乃至表演内容,都扭转了布鲁斯南一尘不染的风流倜傥,赋予了007罕见的人性与血性。

当然,他聪明之处还在于,在深挖角色复杂的心理的同时,没有忘记用与生俱来的性激素点燃银幕。

这是一种有温度的冷酷。

新007出来后,所有人为之惊艳。

曾经的口诛笔伐之声,消失得一干二净,只剩鲜花和掌声。

《卫报》甚至把他称为自肖恩·康纳利之后的邦德。

克雷格是自康纳利之后强健、敏捷的邦德,也是除蒂莫西·道尔顿之外演绎出邦德内心世界的演员。

他主演的部007,2006年的《皇家赌场》就刷新系列卖座记录——全球票房超过5亿美元。

第三部《天幕杀机》,更成为史上首部破10亿美元的007电影。

克雷格的片酬也从部的255万美元,飙升至千万。

人气甚至扩散到银幕下。

伦敦奥运会上克雷格护驾女王,一同从天而降,成就开幕式上豪华的入场。

直到这时,丹尼尔才公开回应了曾经的争议:

那时我并没有公开回应,但其实我很想说,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证明在这个位置上我究竟能做到多少,去看完电影,然后回来再给我下结论。

危机公关这种事从来不属于我。等戏拍完,它就是所有的解释。

这种硬邦邦的回应,进一步加固了这个男人沉默的魅力。

在生活中,丹尼尔同样是直来直去的人。

他不会讲场面话。

每次采访都点到为止:“我做聊天节目总是不成功,因为我撒谎水平太低。”

他曾直言不讳,自己之所以接演007,完全因为这个角色可以名利双收。

我希望能够主演有影响力的电影,同时也可以赚到很多钱,演007让我一箭双雕。

我知道讲钱很俗气,但我不介意告诉大家,演这部片我的片酬很高,同时也让我很有满足感。

但这并不妨碍制片人芭芭拉(女人)对他的热爱。

别听他乱说,我们是绝不可能放走丹尼尔的!

面对镜头酷劲十足,但在家人面前,丹尼尔却永远一腔柔情。

他可以回答关于电影的任何细枝末节,但家庭生活,一定让它永远隐没在安全的暗处。

很少人知道,他是独自养大女儿的单身爸爸。

他在24岁的时候结婚,3年后离婚,之后像母亲一样,独自把女儿带大。

就像你想象的那样,家里有一个十几岁的女儿在等着你是件挺好的事情。虽然,终她也会长大,但是女儿始终需要父亲的保护。这是一个简单的真理。

与女星蕾切尔·薇兹结婚,也是很低调地在纽约州举行的规模很小的婚礼,只有4人参加——丹尼尔18岁的女儿与蕾切尔5岁的儿子以及两位家族好友。

他说:我一点都不羡慕邦德。

他就像是他演绎出的007角色,外表难以接近,内心却绵延着柔情。

说白了,小鲜肉可能能(暂时)取悦一部分女人。

但说到强攻世界,征服时间,Sir更信赖的,还是生于磨砺的刚强。

宝宝抗病毒的药有哪些
宝宝感冒咳嗽
孩子便秘怎么办
本文标签: